笑忘

实习忙成狗,更新随缘。

平安节扛把子10

“……黑色的阴阳师!就是你!害忠义大人……”樱花妖浅红的眼睛里怨愤悲伤的情绪几乎要同开闸似得眼泪一起涌出眼眶,微微扭曲了温婉娇美的脸庞。

晴明看到污浊的黑色妖力随越来越激动的樱花妖动作开始在庭院蔓延。

“……忠义大人……等樱杀了这个害死你的黑色阴阳师!”樱花妖着了魔障,自言自语。晴明按江湖套路估计她下一句应该是——“就带着仇人的头去见你。”

晴明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荣登“平安京最强背锅侠”一称,期限永久,没有之一(如果有这项赛事的话)。

对质先放下,当务之急是退治就要被魔气吞没的樱花妖,让她能意识清醒的交流才能洗掉飞来横锅。 ——并顺利把锅丢回给搞事的分家兄弟。

这么一想简直全世界都在针对失忆的我。

晴明伤心欲绝给樱花妖上了缚。

只是失了个忆就丢了式神丢了弟弟仿佛不是失忆是失亿,弟弟针对自己,曾经并肩作战的式神针对自己,连原来仰望高端阴阳师的阴阳寮都针对自己!

何以解忧,唯有报复。

樱花妖很快被打晕在地失去意识,晴明一行决定去樱花林看看。八百比丘尼一反常态拒绝了同行:“哎呀,晴明sama,女性每个月总会有几天……”

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听懂的大佬晴明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没把折扇呼占卜师脸上——在好多年好多前这个女人就和他排排坐在走廊下喝着酒吃着烤鱼豪迈地表示自己停经好多好多年已经是个老太太了所以最后一条烤鱼就孝敬……

她老人家吧。

晴明:自从我失忆以来从未如此渴望搞一起大事情证明你阿爸永远是你阿爸,哪怕等级清零兄弟带着大天狗跑了变成空巢失忆老父亲,你阿爸还是你阿爸。

平安京你阿爸真的像慈祥的老父亲一样毫无疑异准了假而且立马叮嘱留在庭院的纸片式神不要给八百比丘尼冷食、油腻、辛、过甜等一系列对特殊时期女性不太好的东西,然后如一个光明磊落绝不有意报复的父亲般,锁好结界带着孩子们出游赏樱去了。

去了。

了。

八百比丘尼:……我还是个美少女,让我出去搞事。

(八岐大蛇的阴谋·完)

并没有,作为一个对死亡有八百多年渴求已成执念的占卜师而言八百比丘尼表示现如今还是美少女的我绝不会轻易狗带!

不就是平安京最强失忆老父亲疑似找回记忆看穿她的部分计谋了吗!网易已经削了平安京传说了作为八岐大蛇sama的巫女我完全不带怕的!

(晴明:说了很多遍,打萤草本不要带大蛇,真大蛇也不组!樱花本也不带!)

看樱花妖神情恍惚憔悴的样子,晴明就觉得她本体在的樱花林不会太好——何止不太好简直凶林探险,晴明开着守结界在雾霾严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林子里放出灯笼鬼转了好一会才找到每天来照顾樱花的桃花妖。

桃花的情况比樱花要好很多,至少在照例打过两场之后可以正常交流经过了。 “樱会变成刚才那样,都是因为黑色的阴阳师……还有那个人类爱人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了……”桃看着和恋人鬼魂见面后恢复了正常的樱花妖心情复杂的要死:“我会把樱照顾好的!以后不会再让樱被黑色妖气冲昏头脑的……”

事后桃作为樱花妖的好友,对晴明的帮助和手下留情表示感谢送了一串树妖御魂,金光闪闪,强歪的攻击眼熟到让偷偷恢复了记忆的老父亲心情比桃花还要复杂。

说起来,鬼使黑白最近越来越忙碌了,希望平安京不要出什么大麻烦才好。

……………………


八百比丘尼表示不服。

带着大天狗跑了的兄弟表示不服。


诈个尸。

平安京扛把子9


哪怕事情发展稍稍有些偏离预料之中,晴明还是很快从尾巴的温柔乡里清醒过来回到正事上。

原本仿佛已经明晰的线索现在已经断掉了。这次神隐少女,是不是还没有出现过高门大户的姬君……?晴明目光落在妖狐身上,移动到尾巴……然后坚定地移开目光。询问的目光落到博雅身上:“博雅,平安京中最近有失踪或称重病不出的姬君吗?”

得到否定的回答,晴明考虑把范围定在——人贩和不入流食人妖物里。强大的妖怪根本不会顾忌少女身份,出手也不掩饰恨不得人尽皆知。哪会像现在这样隐而不发,直到失踪人数多了才发现。

短暂的沉默中倒是一直保持乖巧jpg.的妖狐主动开口了,语气可以说是谄媚地在向晴明邀功:“阿爸,小生在一家首饰店见到过好几次带着不同少女的奇怪男人!他们每次进了小巷就消失了!”

晴明倒没有问为什么妖狐不阻拦的蠢问题:人贩于散养的式神毫无责任关系、也没谁会贸然去找看不出深浅的妖怪的不快——

除非——晴明脑海里一闪而过红白的色彩,特别爱好和强者对战……

毕竟属于少数呢。

不管是不是,首饰店出现的男人可以说是嫌疑很大了。

——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像变态一样蹲在首饰店角落的理由吗?博雅试图用眼神向晴明表示强烈不满。

晴明: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好汉不吃眼前亏,机智如博雅选择闭嘴。……不是因为晴明的折扇已经抵着后腰一张嘴会笑场!不是!

博雅可是硬汉! 在这里突然笑起来不是更像变态了吗?

他们就这样安静如两朵生长在角落里的香菇,静静地,蹲守可疑男子的出现。 ……然后三年过去了……(当然没有)

……然后快到日头西斜,才看着一个翩翩公子一样举止却衣着落魄的男人,亲切地引着容貌秀丽的少女走进首饰店来。

来人不是妖怪。晴明想,男人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堕落的气息奇怪的气息,神智清明。哪怕来人非人晴明也做好了准备,店面早被清空,店主也被钱财“买”走一天,如今店里都是用纸和叶变的式神。 简直就像拳头打到棉花上了一样。

晴明倒是没生出什么不耐的情绪,身边看似直肠子的博雅也冷静地……蹲在墙角看事态发展。

店里男女低声诉着衷肠,讲些情人间的体己话儿,丝毫没发现角落里蹲着两个安静如鸡的香菇。 直到他们挑了又挑,最后慢腾腾地买下一个简单的头花,如一对再普通不过的热恋中的男女,一起并排走向后面——好像只是贪恋与恋人相处时光而想法延长挑头花这样简单的事,都是在正常不过了。

……如果不是在妖狐的口中,那男人每次来都带着不同的少女,带进后门,就再也不出现的话。

男人对每一个少女都像最温柔的情人,可温柔的情人将她们表情自然骗进黑暗的后巷,就再不会出现,没人会仔细追究和情人私奔的平民少女最后出现在哪里。

晴明突然感觉头一阵的不适,又好像灵光一闪,他扯起安静如鸡的博雅,在阴阳术掩饰下先于男女走进后巷……然后手法娴熟用阴阳术敲晕少女,一手倒提溜着一根粗柴冲男子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博雅:还有这种操作?

“来吧,交代一下。”平安京的扛把子看上去很想往他脆弱的脖子上来那么一下,男人瑟瑟跪伏在地,胆战心惊想到。扛把子阴沉沉地问到:“那些失踪的女孩子,被卖到哪条黑街了?”

晴明:是的,就是有这种操作。

“还好神乐她们没跟来先回去了,”博雅在陪晴明交付委托时终于忍不住吐槽:“人总觉得有事都是妖怪作乱,却从不管府上廉价的奴仆来处和家将武士干不干活——有事连宅院里花开的不好了,都觉得是妖怪作乱。” 哪怕被拐卖的少女最终都被救了出来,也依旧有人觉得“神隐少女”是妖怪所为,完全不看阴阳师辛苦在平安京布的那么多结界。嫉恶如仇如博雅这样的汉子,也只能哭笑不得。

而晴明觉得博雅作为结界师,膝盖一定很疼。

无事一身轻的老父亲带着友人和崽回了庭院,准备度过…… 个鬼。

刚开始樱花妖找上门来时,晴明是拒绝的。

老父亲站在庭院里,接受来自四面八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晴明”的目光。院门口,是满脸幽怨之色的樱花妖。 ……

温柔的月光照耀着我们(一篇完)

(童女)

我最得意的有三件东西,这些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美丽的羽毛、相依为命的哥哥,还有最好、最好的晴明大人!

我和哥哥很早就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了,晴明大人那么温柔,还会称赞我的羽毛是如此美丽!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开心的要晴明大人抚摸我的冠羽,晴明大人也不会拒绝。

可是哥哥总是觉得我们身为晴明大人的式神,应当成熟稳重的为晴明大人分忧而不是撒娇——哥哥明明也很想要晴明大人称赞羽毛、抚摸羽冠吧!别扭鬼!

……其实,其实我知道的。

……晴明大人,真的是最好、最好的阴阳师了,也是我们见过,最好、最好的人类了!为了晴明大人,唔……我的羽毛!还有,我的生命! 都拿去吧!

哥哥也是这么想的!我们都愿意为最好最好的晴明大人!献出我们的力量、羽毛、生命!还有灵魂!

晴明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我和哥哥!都会好好完成它的!

只是……呜呜呜唔……晴,晴明大人……!哥哥!我又迷路唔呜呜呜……

晴明大人,夸赞我的羽毛漂亮呢!还那么温柔的为我整理羽衣呜呜呜呜呜……晴明大人!哥哥你在哪里哇呜呜唔呜……要快点完成任务……

晴明大人!哥哥!呜呜呜呜唔……

(辉夜姬)

那个披着羽衣的女孩又歪歪扭扭地飞过来了,她的双手是靓丽的翅膀,在月光下漂亮鲜妍。

她一直抽噎,声音让人心碎,她真是太伤心了,都飞的让我担忧她会在半空掉下来。于是我让竹节飘到她边上,请她坐上来休息一会。

她低了哭泣声,坐在我边上小心地整理漂亮的羽衣。

我近看才感觉到,她大概有段时间,没有这样好好地,仔细地对待她美丽的羽毛了。她一定很爱惜这身羽衣,每根羽毛都光洁鲜艳……可现在却有好多凌乱和一点点羽毛尖上不易察觉的黯淡。

她边整理她的羽毛,边小小声的抽噎几下,间着小小声打着哭嗝。

她终于停止了哭泣,也整理好了羽毛:“……呜,晴、晴明大人夸童女的羽毛是最好看的、的,还温柔的摸童女的冠羽。可是,可是晴明大人不记得我和,哥哥了!” 她越说越伤心,又隐隐抽噎起来:“晴明大人不要童女了!!哇呜呜……”

她猛的摇头,否定自己的话语:“晴明大人才没有抛弃我们!晴明大人会记起童女和哥哥!来接我们的……” 她小声道谢,抬起头问:“晴明大人是为了成为更好的人,才会,才会放弃一切的,所以他一定会想起童女和哥哥的!……对吧!”

“我和哥哥……都是这么相信的。”

“晴明大人就是,月光一样温柔的人!他会那么温柔的,温柔地夸童女的羽毛美丽,抚摸我的羽毛……”

晴明大人,确实是温柔的人呢……温柔的月光啊!

……今天晚上的月亮美丽极了。“月光一直照亮着我们……”我看着童女,小小的、小小的打着哭嗝笑了:“月光一直照亮着我们……”她跟着我低声说。

……她在竹子里睡着了。

我让竹节载着我们回庭院,在快要飘到院墙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男孩。

他长着鸟的羽衣,羽毛是夜空的颜色。

这是童女的哥哥,我见过他来把不愿离开的童女带离这片竹林。童男稳重的像是可靠的大人,他有些为难的看着睡着在竹子里的妹妹,目光里有些心疼和无奈。

童男很礼貌地向我道谢,还为妹妹来这里哭诉的行为道歉——虽然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无礼的行为。

但我看见他难过又心疼的目光,童男望向高大的万叶樱,茂盛的枝叶有部分探出院墙,很快他又收回了视线。

“辉夜姬殿下,谢谢您照看了我的妹妹,我的妹妹……打扰了您。”童男的羽衣在月光下裹了清冷的纱,男孩般的身形使他大人一样稳重的举止显得很孤单:“我和妹妹曾是晴明大人的式神……晴明大人……现在忘记了过去。”

他沉默的看着熟睡的妹妹,月光照耀在他稚童的面庞,在他的眼角闪烁着光。 ……童男向我道了谢之后带着还在睡梦中的童女,踏着月色离开了。

月光下的竹林,现在只有我在这里了。

……好想在竹子里,睡一觉啊。

今天晚上的月亮,真是美丽呢……

(童男)

我和妹妹,是晴明大人的式神。

……虽然在许多式神中,我们的力量显得微小。但是,我和妹妹都会为晴明大人的意志为目标,献出一切!我的羽衣、我的力量、我的灵魂!都拿去吧。

我们兄妹很早就跟在晴明大人的身边了,因此妹妹被保护的很好,天真,还有些冲动……我们可是式神。 才不是真正的小孩子!

并不是故作老成啊! 看到妹妹毫不顾忌扑到晴明大人怀中撒娇,就好像真的小女孩一样……不,真正的人类小女孩可不会有鸟的羽毛和脚……要晴明大人摸摸冠羽。 这样的行为总使我有些无所是从,晴明大人一般不会拒绝我们的请求,还会温柔的称赞妹妹的羽毛是美丽的——这时我不知道是否该制止妹妹的逾越的撒娇,只好站在边上看着晴明大人安抚妹妹。

好在晴明大人是一位十分温柔又体贴的大人,解决了我的窘境,对妹妹说“下次不要一下子扑上来呀,童女。”

然后晴明大人抬起手……

啊,……啊!

并不是向您索要抚摸……

但是真的很温柔。晴明大人,就像月光一样,照耀着我们呢。

守护平安京的安定,维护阴界与人间的秩序是阴阳师的职责。晴明大人作为平安京强大的阴阳师,也是如此贯彻责任和意志的。

这天晴明大人交给我和妹妹一个任务。 寻找曾斩落八岐大蛇头颅的——草雉剑神器下落,并把它带回来……

我和妹妹都会尽全力的!晴明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会完成的!这样对晴明大人发誓后,我和不舍又激动的妹妹,踏上了寻找草雉剑的路途。

……可是,明明那样郑重的,向晴明大人保证了……我们却没能完成晴明的人的托付。 因为草雉剑失踪了,没人知道它的下落,好像凭空从神社蒸发了似得。

我们便一路打听,一边往庭院的方向回去…… 在半途中,我们遇到了曾经在庭院里,同为晴明大人式神的妖怪上前问候晴明大人的近况。

可是却……不知为什么和我们开始交战了。 他好像,是不记得我们了,也没有了和晴明大人相关的记忆。 我的心沉重起来。

我带着妹妹绕道去四处试探,果然……晴明大人的式神们,如今像普通山野妖怪一样,是无主的“自由身”。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才不会!晴明大人一定是出了事! 我们四下打听,终于得到消息说,说“晴明?那个失忆了的阴阳师?”

要尽快去找到晴明大人才行啊。

可是当我寻找再次急匆匆飞去找路结果迷路的妹妹,在巫蛊师的巢穴见到了失去记忆的晴明大人,却不知道怎么才好了。只能带走了大哭着“晴明大人不记得童女了是不是抛弃我们了”的妹妹,让曾经关系很好的鲤鱼精小姐代为安慰一下。

晴明大人,是为了成为更好的人,才会抛弃一切的。

……不可以质疑晴明大人!

哪怕晴明大人记不起我们了,我们,也只能接受。 我是这样对妹妹说的。

但是我心里沉重极了——说不定,这样对晴明大人反而是好事呢……晴明大人是那么温柔,现在有了新的伙伴在身边,看上去,也比以前有生气了许多……

“嗯!晴明大人,一定会成为了更好的人,然后来接我们的!才,才不会抛弃我和哥哥呢!”妹妹终于破涕为笑了。

只要晴明大人幸福就足够了,我想,无论多久,我和妹妹都会扶持着等下去。

只要月光还照耀着我们。

……

在辉夜姬殿下帮助下,我们和晴明大人谈了些话,谈话了什么,我自己都说不清……但是我听见晴明大人用我熟识的,温柔的声音说:“因为我连同记忆、力量都失去了……厚颜希望你们能再次成为我的式神……”

“晴明大人才没有抛弃我们!我和哥哥都是这么坚信的!”妹妹欢快的同院子里其他小式神说着话,我坐在晴明大人边上,看着他们嬉笑、玩闹,看着晴明大人解下黑色的高帽,银辉的长发披在绣着鹤羽的狩衣。

晴明大人微笑看着小式神们笑闹的样子,目光温和。我却感觉眼角有点凉意。

温柔的月光照耀着我们。

全场最佳:辉夜姬

试着写了一点亲情向的。

(晴狐)怂·下

不过妖狐怂归怂,行动力总归还是没落下太多的。继给大佬尾巴后,最近又无师自通了“给阿爸送花”。

晴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总能在房间门口发现礼物,有时是豆皮寿司,有时是一个金御魂,有时是路边最好看的花还带着清晨的露——都带着妖狐的标签,做好事要留名这种事妖狐一点不怂的。

……收回前言,妖狐,真是太怂了。

撩了就跑,绝不停留。

以至于阿爸连着快两天没见着妖狐正脸对他!

妖狐对他那些意思整个寮都有那么点看出来,包括本人,除了妖狐自己——还以为小心翼翼。晴明对这些意思的反应也几乎整个寮都有点看得出来了,还是,除了妖狐本人……

所以寮里的妖都晓得那个一点都不清纯不做作、脾气好简直妇女之友的妖狐,在给寮内颜值扛把子的之一(自认为注孤生)的阿爸,大家的老父亲,送了好几天的情书。

自荐枕席的意思就差写脸上:阿爸我中意你啊!给你尾巴!

大家的阿爸,安倍晴明似乎目前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姑获鸟在得知妖狐“悄悄”给阿爸送了和歌之后每天都要抽空瞅一眼院子里的草地,看看妖狐还有没有在那边好好坐着啊。

妖狐对此一无所知。

他每天早上撩了就跑绝不停留:),该上场就上场,下了场就做观战席抱着达摩乖巧.jpg。回了院子就陪着小式神们在草地上晒太阳,自觉不漏痕迹看端坐在万叶樱下的阴阳师。

妖狐最近无论去哪里都有路过的式神用复杂的目光看他,问候语也成了:“最近(进展)可好?”

难道小生的尾巴在小生没发现的角落秃了一块!?妖狐回房间后把自己的尾巴从上到下摸了一遍,自觉自己的尾巴还是油光水滑毛发丰盈,手感绝佳,是一条不可多得的好尾巴。这才放下心来,在灯下写那些别处听来的和歌。

为寮内的孩子们操碎了一颗慈母心的姑获鸟终于没按耐住躁动的情绪,去询问了隔壁的青行灯。

“所以这有什么可担忧吗?”

“晴明的反应和可能发生的事啊!”

“……”

第二天姑获鸟换回了觉醒前的低调衣裳,同青行灯一起蹲在非院墙头——不,青行灯是坐在她的灯杆上。

“阿拉,你看,”青行灯示意姑获鸟看向阴阳师的位置,白发的阴阳师今天也坐在万叶樱下,面前小几上摊着一本书籍。

姑获鸟不由转头看青行灯,却见她手里已经开始刷刷写字了。再看那阴阳师,才发现,书页根本就一直在刚翻开封面的样子。

“!”姑获鸟下意识瞅瞅草地,妖狐还坐在一群小式神之间,尾巴间的方向往阴阳师的方向小幅度,一甩一甩的。

都是自己带大的崽,之前不过关心则乱,姑获鸟见此情此景还有什么猜不出来?

于是之后妖狐“偶遇”的式神,又多了姑姑。

“肥水不漏外人田啊。”姑姑语重心长的给妖狐多塞了一盒油豆腐。然后不等妖狐疑问就走了。

明明在(自以为)暗恋,却全世界都在关心进度,妖狐抱紧了尾巴把和歌往衣服里又塞了塞。

妖狐,可真是太怂了,敢撩,不敢留。

晴明最近感觉自己不太好。

自从妖狐来了之后,晴明自觉脸好像白了一点,(可能是处于此)于是在妖狐身上放的注意力也多一些。

然后回想去别的寮拜访好友时所见识过其他寮清纯不做作的二突子勾搭小萝莉,被姑获鸟和大天狗追得满院鸡飞狗跳的盛况,放在妖狐身上的注意力更多了些。

……诸如此类的结果就是——他现在开始有点期待每天收到的礼物和和歌。 然而不按照基本套路的妖狐却根本不在送和歌以外的方面做任何主动(手黄再)。

晴明最近总能在偶然路过的式神身上收到复杂的目光,仿佛在关怀注定孤独一生的老父亲(并不是)。晴明又不是瞎,思来想去,最终托了特别靠谱的萤草去商店买了一身“风雅之士”新衣在自己屋里备着。

平安京套路中有那么一条,如果礼物存着打算合适时间送,那估计是送不出去了。

安倍晴明什么人啊,当天晚上拒绝熬夜直接通宵等候。

……差点没被深夜的寒露冻风寒了。

妖狐当天据说睡过头了,没、来。
……

妖狐晨起开门就见阴阳师披头散发只着单衣在门外等着,衣上露水还冒着冷气。阴阳师怀里捧着一身红白配色黑毛领的华裳,站起来,腿脚有点僵。表情……也不太好看。

——左眼写着“居然”右眼写着“没来”。

妖狐:……

妖狐:……阿爸我错了。

第二天大家谁也没见到妖狐,谁也没见到阿爸。 彼此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眼神,该干嘛干嘛。

姑姑欢天喜地的煮红豆饭去了。只有小式神们闹着要妖狐哥哥一起玩,给姑获鸟一并带去厨房开小灶。

————————

幽蝶太太的平安京情感专栏评价道:虽然这位式神他变怂了也变秃了(并没),但他泡(shui)到男神了啊。

非院读者表示:没毛病。




ps:在没有特殊地形的情况下,视线是相对的,也就是说,妖狐能瞄见阿爸的角度,阿爸也能看见妖狐:)

我好像打多tag了?
算了反正拉灯(根本没灯也没车)
怂唧唧攻好像也挺好吃(大概 )

(晴狐)怂·上


比刀晴短,只有上下

对不起我没控制住我自己

别的寮都知道的,这家妖狐,是个妖艳贱货,和别家清纯不做作的二突子一点也不一样。

比方说这个妖狐,能突十三下。

比方说这个妖狐,他挑染头发,勾画眼线,却从来不摘面具,疑似保持神秘感。

他既不勾搭小姑娘,也不撩拨大天狗,甚至在非战斗场合会要求小姑娘离他远点,这可真是叫人费解:“这妖狐,是披着妖狐皮的妖琴师吗?”

不是的,妖狐家的阴阳师出面澄清,这妖狐,纯种妖狐、sr、性别公、单身、没爱过。

这家阴阳师叫安倍晴明:长得好看等级高,能打能控又大方,性格正直……以上,出了长得好看能打能控,其他据这家妖狐表示都是骗人的。

安倍晴明,从头到脚白的发亮,也拯救不了他黑的反光的运气。

好在能打能控又有本事有耐心,专心培养普通式神又用妖气碎片攒出几个凭运气搞不到的高级式神,强行肝成了大佬。

妖狐,是这个黑的反光的院里(就叫它非院吧)不凭借碎片召唤的唯二高级式神,另一个是控制系女神雪女。而他,纯不做作的蓝边框里,唯一一个妖艳的基佬紫,怎么看都不像正经r卡。

“崽啊。”阿爸眯着他那狐狸一样的眼,眼影画的精致怎么看都不像正经阴阳师,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着突如其来的紫边框,好一会开口:“妖狐需要的搭档既不是神乐也不是妖琴师,而是欧洲人啊……”

言下之意就是然而你爸爸我是非洲难民,配合不了你。

妖狐从那时起路过式神返魂那小黑屋和式神升星那小空间都格外小心。

还无师自通了“给大佬递尾巴”技能。

活的简直都不像一个变态了。

见识过其他寮清纯不做作的二突子勾搭小萝莉被姑获鸟和大天狗追得满院鸡飞狗跳的盛况的萤草爸爸如此评价。

妖狐真是太怂了,怂到连冰恋萝莉控变态的尊严都一点也无,完全不敢搞事情,也不敢主动和小萝莉搭话,誓要坐穿结界的样子倒让一院子对妖狐名声有所听闻的女式神对他态度好了不少。

日子久了竟混出“妇女之友”这样别的寮妖狐见了会流泪的好名声。

终于有一天晴明阿爸带妖狐上场了,上场前姑姑脸色有点不太好地递给他四个针女,金闪闪的,还有点体温。妖狐受宠若惊地接过。就听见姑姑小声叮嘱:“听闻妖狐发挥多不稳定,两下风刃就不再发招,你上场可要争气。”

妖狐一听后背发毛,仿佛听见潜台词:“如果只突两下晴明大人一定会把你返魂或者当狗粮喂掉你自己长点心眼。”

似乎意识到气氛严肃,姑姑忧心忡忡对妖狐道:“姑姑给你留了油豆腐等你回来吃,孩子们也给你准备了上场的礼物。”

言下之意就是——“争气啊”。

……路过的鬼使兄弟仿佛看到妖狐背上了一面奇怪的旗子,旗杆上还有丑时之女的稻草人。

一定是吃鱼籽寿司吃出幻觉了,鬼使黑想。

一定是最近工作太忙的缘故吧,鬼使白想。

妖狐最终踌躇满志的上场了,开局抢了火就开始突突突突突突突——连针女也总在这个和其他好清纯不做作的妖狐不一样的家伙头顶待着看戏。

看来妖狐能安心留下来了。一个队的座敷大佬瞅着晴明不可思议地摸自己的脸,暗自点头,一边淡定地卖了波血。

妖狐在下场后忐忑不安的观察晴明的面色,小心翼翼的样子,晴明感觉到目光望向自己的时候就连忙正襟危坐假装看战斗,坐姿可以完美出演“乖巧.jpg.”,和别家坐姿都透着风流写意的妖狐仿佛不是一个物种。

所以说妖狐真是太怂了,连正脸和自家阴阳师眼神交接都泛着不知从何而起心虚。

妖狐当天回院子就被晴明上了锁,还吃上了姑姑准备的油豆腐,身边堆了一堆如草蚂蚱花环金平糖甚至花石子之类的小东西。

妖狐真是太怂了。旁观的隔壁青行灯在墙头表示。

她眼看着妖狐身边呼啦啦一群小式神,其中不少娇俏可爱的女性式神围着他叽叽喳喳一边在妖狐一看就手感颇佳的大尾巴上动手动脚。这妖狐却在诚惶诚恐捧着油豆腐啃,不时还扶正一下面具。

青行灯冲妖狐爪尖的方向望去——摘了高高帽子的安倍晴明端坐在万叶樱下,抄写着什么,低垂的白色睫毛像展翅欲飞的蝴蝶。

白发披散在肩上的阴阳师动作优雅极了,一举一动简直比花鸟卷更适合待在画上。

那画中的人似有所感抬眸望了过来,妖狐的动作规矩的像小媳妇,尾巴尖却悄悄朝向了阴阳师。

妖狐竖在狐狸面具后面的耳朵,小小的,抖动了一下。

哦啦,青行灯懒懒的换了个方向跷二郎腿,心想:

这妖狐可真是太怂了。

那个

我就是想看崽怂唧唧的样子:)

四号位六星攻击破势什么时候来……狰草,想把二件套破势换破势草!

少了的那段在这


晴明真是个好看的人类……可能不是人类?

好看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妖刀姬挺长一段时间都想把阴阳师用40米大刀抵在塌上然后舌头狂甩他嘴唇。

事实证明妖刀姬不止做到了这点。

#谢谢大家我和我的刀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在一起了,不服砍死#

他们这样过了好久,久到妖刀姬都觉得自己的肌肤饥渴都要痊愈。

命运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一定是fff团骨干成员,要不怎么会叫妖刀姬出门修行时晴明就单方面断了式神契约呢?妖刀干脆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任由一帮阴阳师把她原形欢天喜地的呈到皇宫里去,贴上封条,当收藏刀品贡那儿。

反正晴明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啊。

妖刀姬想,他把式神全派出去一并解散契约,肯定是要我们……要我们怎样呢?

……又有宫里的人被妖刀的妖气弄伤了。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不是妖刀姬动的手。 因为她现在根本没手。

“不详之刃啊!”他们窃窃私语。

“要把封印加固!”他们议论着。

妖刀姬回忆起自己在晴明身边的时候,每天其他式神打架带狗粮亦或是和晴明坐在一处,安宁又轻松。 “我很想你了,晴明,”妖刀姬化出人形,把封印符纸一张张揭开,揭不了就砍掉。“我要见你。马上。”

“没有杀人。”妖刀姬对失忆了的阴阳师说:“我离开皇宫,回来了。我很想你了。”

她看着阴阳师,依旧柔弱的像小白脸的阴阳师眉眼温柔的像月光,好看到妖刀姬想把阴阳师用40米大刀抵在塌上然后舌头狂甩他嘴唇。

于是妖刀姬这么做了:“抱紧我。”阴阳师披散的白发垂落至胸前,看上去手感良好:“别说话,吻我。”她看向阴阳师的眼睛——眼尾的一抹红随着眨眼的动作撩动她的心痒痒的。

阴阳师有点迷茫的看着她,眨了眨眼。

那瞬间妖刀姬决定自己动。

……别说话,吻我。

end

别说话吻我·下(妖刀姬*晴明)


第二天,废晴明被废妖刀姬摇起来吃鱼籽寿司。

还没怎么睡醒的晴明被他的刀兴奋地塞了一嘴鱼籽寿司,正努力往下咽。妖刀姬把她前天一回来就丢到角落里的长帽子夹在腿间,一只手臂整个伸进帽子去掏啊掏啊的,另一只手往晴明嘴里塞鱼籽寿司,晴明咽一个塞一个。

终于盘子里的寿司吃(塞)完了,妖刀姬也好像掏到了东西,把两只手一起伸进帽子捧出来一大堆…… “晴明,这些!”从仿佛连着异次元空间的帽子里掏出来好多金闪闪的御魂,妖刀姬把它们全撒到晴明被子上。那么多,堆成了一堆还塌了一角落到晴明怀中。

“都给你!”妖刀姬宣布:“我抢劫了石矩!而且这些都是我挑出来最好的!”

晴明:被御魂淹没不知所措..jpg.

幸福来的太突然,晴明晕乎乎的,除了妖刀姬回来时自己身上一套金光闪闪的顶配满六,他现在都是三四星混搭流,此时此景叫他除了想抱紧妖刀姬猛亲一口简直没别的想法。

这叫什么?贴心小棉袄!贤内助!寮中扛把子!刀老板!(各种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晴明越发觉得自己好像只剩卖身还妖刀姬一路可走了——自失忆以来狗粮是妖刀姬带的DPS是妖刀姬当的更别说他自己——归零的等级还是妖刀姬拉扯上去的。怎么看都是被包养的样子呢,晴明仿佛看到幽蝶太太的平安京八卦新刊标题——

#震惊!昔日平安京顶尖阴阳师竟是小白脸!#

#大妖的男人:(划去)霸刀肛上(划去)霸道妖刀爱上我#

#带你走近人妖,不,人刀相处。#

#感天动地!男子失忆,他的式神不离不弃#

啊,算了。 晴明决定下期八卦小报就……定两份吧。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

妖刀姬在遇到晴明之前居无定所四方漂泊。

总有很多人气势汹汹找上她,然后叫嚣着“果真不祥之刃”之类的话又灰溜溜逃走。其中不乏想收服她作为式神借此名扬平安京的阴阳师,当然也有想“退治妖刀”的,形形色色找来的人或妖都有一些共同之处,比如……都打不过她。

还比如……全然践踏她不愿伤到别人的那颗心。

于是妖刀姬无师自通了“看见老娘40米大刀了吗,大刀也看见你了”威慑技能,觉的狼牙棒和萤草的蒲公英都不能与之相比的那种。

并没有自己缩在角落舔舐伤口谢谢,大妖怪是很强的,而且她可是40米大刀。 哼。

然后当时已经颇有些名气的晴明就是在这样的时间同挥舞着40米大刀、喊着“别挡道你们都去死吧啊哈哈哈!”的少女,不,是妖刀姬与其说是相遇,不如说是狭路相逢了。

事实证明长的特别小白脸的安倍晴明确实当的起诸多如“平安京最强传说”、“天才阴阳师”这般羞耻的美誉:守护结界挡不住就开生命咒术,骑着神龙御灵直接上天溜她,砍一下就开雷帝召来,跟碰瓷似得,还一晕一个准,基础术式又准又狠,手脚无力还伤害贼高。

打不过妖刀姬决定脱裤子(并没有)啊不,是成为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式神。

除了打不过再一个原因就是安倍晴明长得好,平安京最强传说的那种级别的好看。

妖怪也是视觉生物,没毛病。

别说话吻我·中(妖刀姬*晴明)


“别挡道!”妖刀姬单左手提溜着她的黑金大刀砍瓜切菜般怼翻了麒麟,至于为什么是单左手,因为她右手还攥着晴明的一只手。

自从妖刀姬回来后第二天就开始带着晴明每天从一到十八再从困难十八到一,从御魂塔到麒麟塔再到妖气封印石矩船。

其实一开始晴明是拒绝的,可妖刀姬连40米大刀都没拿出来只拿她那张脸看着晴明,金玉瞳孔盯着晴明的眼睛都不带眨的。晴明当即就向大刀小姐姐势力低头了。

一败涂地呢,晴明。

什么男人的尊严平安京最强阴阳师的骄傲通通如云烟散,任你自强倔强,怎敌她大刀如煞。何况拎着大刀的少女还那么可爱。

那么可爱。

可爱。

所以到底是从哪里看出喊着:“都去死吧!”“啊哈哈哈都死吧大家!”“离我远点别挡道”一边把40米大刀单手挥舞得像长枪轮转的少女可爱的啊晴明?

“后来我以收藏品的身份被贴上封印符咒作为刀的形态,存放在皇宫里。”妖刀姬说到这里居然有点雀跃的样子,声音里还带着点少女特有的元气飞扬的感觉,身体则仿佛打定主意要当晴明的胸部挂件一样贴在晴明怀里。

看得出她尽力想把自己的经历都讲给晴明听,却限于不善言辞只能靠晴明从她语气和情绪中补全情节。 她接着往下讲:“我不想伤害到别人,身为杀人不祥之刃我就自己从皇宫里出来了。”

“没有杀人。”妖刀姬肯定的告诉晴明。 妖刀姬大概不清楚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睛里自豪开心的情绪都快漫出来了。亮晶晶的像极了等带夸奖尾尖都不住扫来扫去的黑猫,辫子(尾巴?)都像活物一样甩甩的。 好像想到什么,把腿也架到晴明身上,这下晴明大半个身体都被占上了。“吻我,别说话!”妖刀姬把眼睛闭的紧紧的。

这次不是捧读是雀跃了呢。晴明想。

于是晴明也闭上了眼睛。

——————

……一觉起来仿佛身体被掏空。

晴明绝望地想——并没有干什么啊你们这些满脑子摇摇车的人。

他痛苦地捂上了肝的位置(当然不是肾你们在想什么!),几乎毫无间断吃了那么多鱼籽寿司我大约已经是个废晴明了。妖刀姬还在他边上睡得美滋滋。

晴明觉得妖刀姬大约也是个废妖刀姬了,毕竟寿司是他们分着吃的,妖刀姬还吃的比较多。

今天还是没有找回记忆。晴明想。

“我离开皇宫,回来了。”妖刀姬终于满意地放下腿,睁开眼:“我想你了,晴明。”

但是今天晴明的40米大刀自己找回来了。 他想。

而且这把刀,她超凶超可爱的。

想了想还是一笔带过点

反正我的糖也没多好吃

居然真的有人忍心催更

别说话吻我·上(妖刀姬*晴明)


gb,不是bg

辣眼睛

这篇真的很短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晴明醒的时候边上坐着一个清冷的少女,眼神如刀锋利。晴明刚想打招呼的时候,少女就将一把40米大刀架到了他的肩上,冰冷的金属刀背吻上脖颈,少女用和她的刀一样冰冷的声音开口:“晴明,我回来了,抱紧我。”

???姑娘你谁?我们曾经认识吗? 但是晴明不敢说出这句话,因为少女的40米大刀,还有她超凶的表情。

晴明试探地张开手臂,少女就很自然的整个人窝到晴明怀里,大长腿蜷起来像只高冷又温驯的黑猫,反而是晴明抱也不是不抱又不敢,僵坐在铺上无从下手。

少女在晴明怀里窝了会儿,一只手揽着晴明的腰背另一只手轻松地拎着她的40米大刀,刀背抵着晴明的脖子。

她用那双金玉似的眼从晴明的额头往下舔,舔到被里衣挡住的胸膛位置。她用捧读的语气命令:“别说话吻我。”

!!!啊啊啊这里有女流氓!所以说姑娘你谁!我不认识你啊!!!晴明想尖叫,像一个被恶霸硬上弓的清纯小姑娘一样放声尖叫,大喊救命啊,喊破喉咙为止。

现实是,他现在连转头都不敢——40米大刀还在脖子上架着,少女超凶的眼神还在他嘴这块区域打转,看上去有些跃跃欲试。

晴明不很想知道她在跃跃欲试什么。

“吻我,晴明。”少女揽在他腰背上的手大力将他上半身按向自己,催促到,提溜着40米大刀的手稳如狗:“快点。”少女的语气有些急促,晴明居然从几乎没什么起伏的语调里读出了急切,真是惊悚的不行:“我想你。”

晴明发觉自己居然会觉得少女很可爱。夭寿啊,晴明!想想她的40米大刀!“你……”晴明干巴巴的开口询问你谁我们认识吗,一边斟酌用词让自己的发问显得不那么伤人。

但显然他多虑了。

他刚发出第一个音,少女就眼睛放光地用舌头狂甩他的嘴唇,不一会连牙都用上了,她眯着眼,睫毛掩映下的金玉眼瞳和舔咬嘴唇的动作看上去像是某种大型猫科动物正撕咬自己喜欢的玩具。

简直要命。

连超凶的气场都变得慵懒起来了。

当少女终于转移了目标转为用脑袋亲昵地蹭着他的颈窝,全身都透露着近乎快乐的情绪,晴明觉得自己今天最好别离开房间,至少在发肿且有些咬破皮的嘴好之前都不要。

“晴明……我走了好久,很想你了。”少女把40米大刀从肩膀上取下来,该为用刀面贴上晴明的大腿侧。大面积的金属直接贴上大腿皮肤,晴明感觉自己肯定抖了一下。
意外的没有害怕之类的情绪,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了,想尖叫的欲望都没了。身体本能的开口:“我也很想你了。”

连刀身的冰冷都好像有些熟悉感觉。 然而还是不知道她是谁啊。

“我是妖刀姬,一把不详之刃。”少女平静的回答晴明,“现在是你的刀。”

晴明才发现自己把所想说出口了,干脆一鼓作气:“其实我失忆了。”

妖刀姬像听到“今天吃鱼籽寿司”一样平淡的说:“我知道了。”然后抱的更紧了,大面积的皮肤接触简直像是长在了晴明身上:“所以赶回来了。”

至少现在晴明知道妖刀姬和自己绝不止是阴阳师和式神的关系了。尽管妖刀姬看上去有些寡于言辞,但她透露出的态度明显亲昵过头,也太过大胆逾越了。

“我很想你了,所以赶回来了,晴明。”妖刀姬抬起头和他脸颊相贴。

“啊,欢迎回来。”晴明看着那双金玉眼睛说。

顺便把40米大刀收一下,我腿麻了。

tbc

下篇会讲前情

这篇没性转

我没有刀妹,没有刀妹,没有刀妹

玄学是欧洲谎言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