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第五偷电人.5


“”尊敬的佣兵(求生者)先生:

欢迎来到欧洛蒂丝庄园!

为了如期得到您的佣金,也为了确保狂欢的顺利进行,我们根据您的个(ke)人(jin)情况以及游戏内其(bie)他(ren)人(ke)员(jin)的情况暂决定对游戏进行如下调整:
——【排位】模式基于目前多数(xiao)玩(mi)家(feng)级别过低以及人数较为不足等原因,〖三周内〗暂不开放。
——不符当前角色(求生者:佣兵)但已收集的角色时装及随身物品可在庄园内进行自由交易及赠送。
——上一条提到的交易会由夜莺小姐代庄园主进行确保“公平、自由”为底线的监督,请求生者放心交易。 ——已购买时装及随身物品仍可自由查看。
考虑求生者个人实(ke)际(jin)情况,已购买角色道具可在一定限制下进行使用。

——愿夜莺的歌声伴您渐入梦境,寻回自我 您梦境中的旅人 夜莺女士
Ps:跟宠我们在做了,届时会上架商店,欢迎购买。

早晨,佣兵在十来只软唧唧的小东西环绕中醒来,起身查看房门底下新出现的信件,看了看信件反面附赠的庄园物价表(甚至还标注了“部分截图”),大致晓得原来每周系统维护的200线索几乎可以满足自己在庄园简单三餐和单一固定衣物更换,每天三场游戏来保证能解决洗漱起居要求的住处“绝对安全”,换成线索是一周100线索,一顿简餐2线索,衣物定时“刷新”一周20线索。

除了这些基本消费,佣兵还看到了一些例如“简易下午茶”、“精致下午茶”、“研究室租用”、“皮肤保养”之类的需求价目,线索从30到几百几千不等,“更换房间”还有特别醒目的,用红字下划线标注的醒目选项“线索兑换回声比例200:1”、“回声兑换灵感比例1:1”、“回声兑换碎片比例20:128”、“回声兑换线索比例:1:150” 价目表最后居然是:

“理性消费,快乐游戏”

佣兵:我的手中抓住了商机,虽然好像没什么用的样子。

看上去凭着线索在房间里苟到地老天荒似乎也是一种办法了。但佣兵思来想去,这么舒服的选项绝对不是长久之计,反而悄无声息死房间里可能性更大——

为了“狂欢”顺利进行庄园主都威逼利诱来这么多“求生者”和完全不科学的“监管者”了,怎么会是做慈善度假的呢。

恐怖游戏的重点应该是找“主线”,前因后果、环境道具、死亡触发,全都是打出结局的重要路径,根据已知的推演日记来看,“园丁”在庄园里走动是没有什么危险的,除了不能出庄园和二楼的门没钥匙进不去其他如花园户厅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

佣兵决定趁这两天不用参加游戏,去庄园里探地图。 出于保险,他觉得还是要带点防身的东西,于是佣兵干脆把护腕和桌上出现的针筒都带上了,还从“随身物品”里找出来“廓尔喀军刀”别腰上才踏实的走出房间。

那是把有着华丽刀鞘的“狗腿刀”,抽出来刀锋雪亮,挥舞起来赫赫带风,想来就是插进人的身体里也不会有什么滞涩感。佣兵带着这么把刀感觉很有安全感。

然而就在佣兵房间的桌子下面,却用黑色布条绑着另一把廓尔喀军刀,只是它看上去更饱经风霜,刀身上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已经擦不掉的血渍、还有被烧焦的痕迹,但它依旧坚固且锋利,一看就是把饱饮鲜血、削铁如泥的好刀。

————————

佣兵轻手轻脚踏出房间,不动声色上下打量面前的走廊:猩红柔软的地摊铺在地板中心,墙壁上内容似乎是古代神话的图案精美非常,当他试着伸手触碰一下那花纹,却感受到了油画面般的凹凸,整面墙壁——至少他面前这块,全是壁画。

佣兵面不改色收回了手,将目光转向走廊两边的家什摆设:

置物柜雕刻着缪斯标记的精致把手可以转动但打不开,隔着光可鉴人的玻璃,里面的白色瓷具光泽晦暗——像是落了灰,在柜中一侧一张丑陋的长角鬼面具却鲜艳的像新给它涂上了女性用的脂粉,说不出是狰狞还是娇艳;

随处可见的大理石像,从半身小像到全身像,明显的希腊服饰,少数几个全身像脚下的底座仿佛写着“我有秘密快打开我”似的带着明显的可拉开“暗屉”,或者说“明屉”,并不会开锁也没有钥匙的佣兵遗憾放弃了强行打开,决定暂时不去管这个。

那些雕刻描金(虽然已经褪色)花纹的大摆钟没有一个用来显示时间,指针都被有意停在同一个时间点:下午5点18分——这个时间或许有什么特殊意义。佣兵记下时间点,转身去看别的东西。

他的房间在走廊尽头,另一头则是一扇玻璃窗,靠右有一处干净没什么使用痕迹的洗衣房,设施挺齐全;靠左是一扇大门,根据昨天夜莺女士告诉他房间时简略的描述,去餐厅时经过这个门,下楼梯去右边大门处,开门就是餐厅。

——所以为什么出了游戏会在三楼?佣兵记得自己昨天出了幻象大厅下了一层楼就到房间来着,简直像一场逻辑颠倒的梦。

佣兵走到了走廊另一头的窗户,窗外风景显得有些奇怪,又说不上来,他推开门准备去花园看看。 可当他下了楼梯准备进入餐厅时却死死抓紧了门把,防止自己腿软发抖——窗外的树木枝叶繁茂,微微倾斜,仿佛迎风而动……却没有哪怕一片叶子有过位置的改变。

那就像是画上去的景致——那扇窗户根本看不到外面!

那也不过是一副画,除了证明庄园主不想让“客人”与外界联系,说明不了什么。佣兵试图说明自己,对,只是这样。

哪怕经历过了身体变成布偶,眼睛变成扣子,再想下去也太难以接受了。

——庄园外的时间是停止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