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鹤斩不亏·完

一条咸鱼,激情填坑。

童子丸是个奇怪的孩子。

首先他的生母不详——大家都知道他的母亲是叫葛叶,而葛叶本身来历也不详,说是山民——山民之女怎么会有那月华般的、明显保养得比贵族之女也绝不差的美丽长发呢?更不必说哪怕没有华美贵重的和服和首饰也毫无瑕疵的容貌了。

——显然像是非人,还不是有明确身份的贵族——那就是“妖”了!

童子丸的“生父”应该算是那个叫安倍益材的男人,可也没谁见到他的“生父”来看望过他。 童子丸没有在环境还算得上优渥的小贵族“安倍”家里长大,而是和他“非人”的生母“山民”葛叶偏居一隅,有时安倍家的人想起有母子就会送一点粮食和便宜布料到小破院子里,更多的时候晴明会自己解决吃穿的问题——

那就更不正常了!那个叫葛叶的女人(姑且还称做普通女人)说是“卧病不出”,那年纪尚小的童子丸又如何得来食水衣物维持他们母子生计的呢? 哪怕是个早慧的孩子,他还能去成年男人都要结伴小心前往的山里找物件不成?大家都知道山上野外是有妖怪的!

童子丸怪异最开始源头只是他继承了像其母葛叶的漂亮的、白色头发。于是有人开始不无畏惧的叫他“白狐之子”,告诫自己的小孩不要和他走近。

随童子丸年龄越长,越传越夸张。

但也说了,童子丸早慧。

——他也的确是白狐之子。

葛叶是白狐,童子丸很早就知道了,因为他自己也有耳朵和尾巴的,在懂事后葛叶也很直接地告诉他自己是白狐,如果不是童子丸半妖特征太明显她会瞒着这些知道他能独立,然后回归山林不再回来。

可葛叶也确实卧病了——因为生下童子丸,她受了伤,实力下降,不怎么想动。 除了太阳好的暖和午后葛叶乐意主动走到院子里和儿子互相梳梳毛,又或是馋了想开小灶,葛叶基本选择窝在榻上睡觉。

她倒是一直很放心童子丸小小一个的天天跑到“有妖怪出没”的山里去找吃食和柴火什么的——可能在身为大妖怪的葛叶眼里,那几座座不知名小山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正经“妖怪”的存在,顶多算有点灵的小精怪罢了。

童子丸跑进山里能受顶大的伤估计也就摔一跤什么的——虽然也没有就是了。

因为童子丸不仅早慧,还早早就学“出息”通晓了如何打架。 反正他打不过还可以让哥哥打。

童子丸坚定的认为自己是有个叫“黑童丸”的兄长的,首先“他”和自己一起出生,所以是兄弟(虽然他们亲密的根本就是一个身体);“他”的头发是黑色的,为了区分他们直接给自己的名字前加了“黑”、“白”私下区分,简单粗暴;黑童丸从出生起就一直以保护者自居,在童子丸还会被天邪鬼赤撵的满山窜的时候就能掌握身体来转为吧天邪鬼赤揍的满山跑,所以黑童丸是他的“兄长”。

没毛病,童子丸和黑童丸都是母亲的孩子,葛叶却总是坚定地告诉童子丸——你们是一个人。

哪怕后来主动教了童子丸阴阳分离的阴阳术,她也是这个说法。

这时候童子丸和黑童丸也还从未想要和兄弟分开——他们是一体的兄弟,理应如此,没什么不好的。

有兄弟的孩子和别的孩子总是不一样一些的,哪怕大人再怎么千叮咛万嘱咐离童子丸远点,也架不住——童子丸他长得好看啊。 他长得超好看啊,就在没什么见识没多少什么的小孩看来,哪怕头发的颜色和他们都不一样,童子丸也好看得应该像城里的公主一样吧。
所以开始并不是没有小孩愿意和童子丸一起玩的。

但是黑童丸不同意,他夺过身体掌控权直接把其他小孩恶声恶气打发了,很严肃地对童子丸讲:“他们还没天邪鬼赤能打!还有明天吃什么你不打算想了吗!”

童子丸用他和黑童丸其实基本没差的脑回路想了想,是这个理,于是也对“交朋友”这种事没什么热情了

——说得好我选择打天邪鬼赤!

(天邪鬼赤:???)

有时童子丸也会想:我长大后要怎样,我以后会怎样,然后黑童丸就会跟他说:醒醒,不是,睡了,想什么有的没的,明天还要肝狗粮啊!

童子丸便和兄长讲自己的想象。

于是他们一宿都在兴致勃勃地聊以后。 什么六星满暴暴伤针女、什么双速300速的招财火灵、什么130出头的效命魍魉…… 想的无比美好。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事实证明好多年后这也只是想想罢了。)

(防御爱你哟❤)

聊了一宿,知道天光微曦,他们才困倦地磕上眼皮,开始打盹。

有句话说得好,人在对自己说我就闭眼5秒的时候,再睁眼即可直接穿越时间,来到2小时后。

童子丸可能是闭眼时间稍微长那么一点——他直接来到了不知道多少年,总之差不多应该就是,他和兄长畅谈的“以后”。

他惴惴不安地把自己弄得不起眼点,他感觉这院子很是金贵,住一晚肯定是要付钱的,但他没有钱——于是机智如早慧的童子丸,早早爬起来给这院子加好新柴,甚至还抓了条鱼添了水缸。

“简单来说,这就和打游戏坑了队友要在赛后率先喷自己,于是队友就会无话可说一样!” 黑童丸开始教导童子丸:“这样很大几率就可以不用付钱了!” 童子丸表示学到了。

他感觉稍微有点困,于是缩在角落眯了一小会…… 被看着就不(hen)好(you)惹(qian)的妖怪们发现后一番交涉就被告知其实这房子包括这些妖怪都是“以后”自己所有的。

童子丸和兄长懵在原地,茫然的微微睁大了浅蓝的眼睛。

兄长!我们以后发达了!想想六星满暴暴伤针女、什么双速300速的招财火灵、什么130出头的效命魍魉!(并不)

其实也不能说是个悲伤的故事啊童子丸。

院子里阳光很好,草地柔软,在他身边嬉笑的年幼妖怪们鲜活可爱,一切都好得他有点眼角发酸。

“以后”真好诶兄长!

“难道不应该是高兴以后变成了很厉害很好的人吗?” 黑童丸理所当然似的回他。

中途有几个个仿佛脸上就写着“老子超能打”的男性妖怪要带他出去“玩”,他便也去了——麒麟塔比大蛇好打,糖和点心也很好吃,大家都很温柔。

但他还是有点担心母亲,虽然其实没多大必要——黑童丸跟他说,母亲可能以后已经回山里养老了。 可对童子丸现在还不是以后啊,他还在很依恋母亲的年纪呢。 但黑童丸表现的一直很平静。

然后又是一觉醒来——童子丸就见到了母亲!还有“以后”。

他看上去很“遥远”,童子丸小时对黑童丸说。“嗯。”黑童丸却只闷闷地应他。

童子丸在母亲怀里环顾四下看到院墙边的树下,站着一个穿紫黑色狩衣的黑发男人,脸上涂着紫色的东西,长得和“遥远的以后”很像。 童子丸还没反应过来,黑童丸突然就又开心起来了。

——————————

晴明微笑着看在葛叶怀里的年少的自己:“母亲大人,我可以同他说几句话吗?”

葛叶便很爽快地让他自己抱着童子丸了。

“嗯。以后还不错吧?”晴明轻轻的在童子丸耳边说话:“所以,还要很长,很长的岁月,他们都在等待你,陪伴你。”

“还有你们。”

“要好好长大啊。”

不知道已经迷迷糊糊的童子丸听清楚没有,晴明他还很稚气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小小的梨涡。

(三飒鹤斩·完)

其实这篇里阿爸也失忆了,是童子丸失忆,不是黑童丸哦。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