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12

今天八百比丘尼起的格外早。

她以恶魔低语般的声音,神不知鬼不觉溜进晴明的房间,在他耳边念:“今天来找你的全都是断袖……今天来找你的全都是断袖……”

晴明费劲地撑开眼皮,映入眼中的一脸阴郁笑容的八百比丘尼:“晴明sama,这是今天份的预言哦?”

八百比丘尼:笑容逐渐猖獗.jpg. 狂乱特么上扬的嘴角把晴明吓醒了。

醒来的晴明环顾四下,结界完好,没有进入痕迹,看来只是梦里没来由的片段罢了。他安心起床去院子里看猫猫狗狗。

现在晴明的院子勉强可以算“热闹”了,比起刚开始偌大一个府邸只有他和神乐两个失忆人士带一个狐狸式神小白,顶了天加上小纸人式神——定时来蹭饭的流浪猫狗、犬神和雀、座敷童子和几乎要定居的蝴蝶精食梦貘、妖狐、还有昨天晚上应邀回来和神乐酱一起睡的孟婆和山兔。

怎么看都不像是可以无忧无虑坐一下午的样子了呢。

(晴明:我觉得我需要姑获鸟回来主持大局。

姑姑:晴明,你是个成熟的大孩子了,应该学会自己带崽子了——当然,姑姑会回来吸幼崽的。)

今天应该是万事屋(bu)不营业的一天,晴明决定今天就把堆积在角落里落灰的阴阳术笔记一口气复习它个……

“今天来找你的全都是断袖……今天来找你的全都是断袖……”八百比丘尼空灵的女音似乎还在脑海回荡。 不,这不可能,八百比丘尼根本没有什么老年人作息,她明明还没起床!

想着,晴明还是站起来,走出小院去确认门口——没有任何“这里是万事屋”之类的牌子。 很好!今天应该不会有人踩在院墙上叫“嘿,晴明我给你找了事干!”

那么接下来——晴明已经给自己定了今日小目标:那堆阴阳术笔记!我先复习它个一遍!再挑几个难点给它连个几遍!我看觉醒麒麟塔就是不错的联系去处干脆去给犬神来个觉醒。

“哈哈哈哈这里就是万事屋!屋主晴明是吧!出来挨打!” 一大清早就有人来挑衅,晴明用手指想了想,

晴明:我想宅着看书。

手指:不,你不想。

于是晴明决定先让外面那个气焰嚣张的知道万事屋屋主(bu)的厉害。

——迎面就是一发妖力浑厚的黑色火焰,气势汹汹,一看就是瞄准了去开门的人的脸去的。

来者正是大妖茨木童子——那个有着“每个初入平安京的萌新最想抱的大腿之一”名号的男人!

巨大的赤色鬼角和托着一团妖力的紫黑色鬼手显得他很是凶悍,一身严实的铠甲和围绕在袖口的紫色妖瘴更是看上去威武极了——可晴明一眼就被大妖那茂密的、白蓬蓬的一头白发深深吸引住了。 看在那头看上去就知道手感很好的头发的份上,晴明收起了在指尖蓄势待发的符咒,按耐下直接叫来式神打群架的冲动,决定先听听茨木童子的来意。

他就那么坦荡荡对上大妖称得上眉眼清秀的金色鬼目,等他开口。 “呵,人类,勉强还算有点本事吗!”随着茨木童子爷们又好听的声音透露出一种目下无尘似的傲气——毕竟是大妖怪,看不起人类几乎是常态了(这茨木蓬松了,不如我们……)。

魔鬼的低语也适时在他耳边回响起来:“今天来找你的全都是断袖……今天来找你的全都是断袖……” 晴明:这日子没法过了。

“好了长话短说,找人、办事,还是寻仇打架?”晴明目光下移,发现大妖赤裸双足上居然还挂着一个铃铛脚环。

可以说是一个精致大妖了。

大妖似乎没想到这个人类居然比他还直白,一时竟有些卡顿,但他也是目标明确,很快反应继续开口:“作为人类,你的反应还算不错,但也到此为止了,毕竟吾只是随意玩玩罢了……吾来此是来找吾的挚友!那位红色的顶天立地的大妖怪酒吞童子!顺便打一个叫晴明的阴阳师!晴明是哪个,叫他出来挨打!”

此刻晴明的内心涌上了老父亲般的辛酸,那种看见不孝子找上门试图殴打老父的苍凉感在他胸腔中挥之不去,老父亲甚至有点想就地先把不孝子打一顿再说话:“可这里没有你挚友,酒吞童子不是应当在大江山?”

“哼!”茨木童子感觉面前这个“勉强还行”的人类表情变得奇怪,但他满心都是酒吞童子,不想计较这些不重要的细节:“那个阴阳师教唆酒吞童子看上的女人堕落,害吾的挚友为此伤神,沉溺酒和女人!吾的挚友!酒吞童子是一个多么完美强大的男人!都是因为那个阴阳师,现在酒吞童子还躲着吾……不亏是吾的挚友!”茨木一提到挚友就完全停不下来的样子,看上去甚至还能吹他个三天三夜。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晴明深觉自己近些日子的写照莫过如此,他好悲伤,不想继续听茨木童子吹挚友,还要在院墙外拿茨木童子煲毛球汤。

——阿爸给你装的六星破势就是给你来向阿爸展现大妖风采的吗?!

过来吔我一式啦!

“hen……不,人类!你很强!吾就姑且承认你了!来和吾一起帮助吾之挚友酒吞童子重回百鬼巅峰吧!大江山必有你一席之地!”茨木童子表情逐渐亢奋,却抽动了嘴角的淤青,轻轻“嘶”了一声。他现在正盘腿坐在院子里,面前正是刚才和他痛快打完一架的强大人类——结果是他败了。

看起来倒是完全不在意被人打败了,心胸倒是宽广极了。晴明递给他一个“我还能拿你怎样,最后还不是像个父亲一样把你原谅”的眼神,让他自己搽药——因为目前院子里还没有奶妈。

“听说你想叫我出来挨打?”晴明看着他搽完了药。大妖恢复力很好,刚上药这会已经几乎看不出有痕迹了:“我就是晴明,我可不记得我有教唆过谁堕落(教人打架当然不算)。”

“!”茨木的表情快速变换了诸如痛惜、难以置信、震惊、纠结、恍然大悟等等,他睁大了眼睛看晴明,鬼气团似乎都萎靡了些。

庭院里的大家已经陆续起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八百比丘尼衣装整齐坐在走廊那边向他们的方向露出神秘的微笑。

tbc

接下来开始快速过剧情,不是为了快速完结,是开文时大纲就这样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