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1

一如既往短小

好嫌弃自己哦

出场于犬神口中的大天狗

出场于阿爸潜意识的黑晴明


犬神找上来的时候,一开始晴明是拒绝的。

犬神的鸟友人被不知道是谁的谁吃了,他的锅。

那个时候晴明处于我是谁我在哪我都干过些什么的类贤者状态,记忆全无。哪怕你说晴明以前是樵夫农夫他大概也无法拿出证据来,但犬神的雀被吃掉的时间明显自己还在庭院里和同样我是谁我在哪我干过些什么状态的神乐对脸懵逼,不具备作案时间。

那么问题来了,犬神为什么笃定是晴明干的?雀到底被谁吃了?

犬神一言不和就要和晴明正面刚,无法晴明按自称小白的狐狸式神指示打出基础术式,全程并不想开言灵守,并且充满了想抛下远程脆皮法设定正面怼敌的冲动。

我以前大约是个擅长打架的人,晴明心想。

接着按小白的指导召出了雪女和三尾狐,晴明的心情更纠结了,仿佛一朝回到解放前的纠结,痛失暴力针女和效命雪幽魂的纠结。

我以前大约是个肝帝,而且是闲到蛋疼的那种,晴明心想。

最后靠着灵视找到嘴角还沾着雀羽毛的九命猫,晴明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去撸猫。

好吧没有撸猫,打败了九命猫之后带着一个犬神一个灰符抽出的萤草和三十个九命猫妖气碎片回了庭院。

自然也从犬神口中得知了热心人的存在,一个带着老头面具背生蓝金双翼一直在掉毛一样散发妖气的大妖怪。貌似还品味堪忧的穿着老年运动服和仿佛没洗干净的下衣。

晴明:这兄弟分家后找下属到处说自己坏话般的酸爽是怎么回事。


评论(1)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