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3


你永远不会知道现在找上门的事是不是以前立的flag。——晴明

晴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并没有谁带着大刀上门来“嘿晴明我给你找了点事干”的时间为了某个林子雾霾严重就给自己找点事干。

大约我以前立下过不得了的flag,哪怕没有谁搞事情都要自己搞事情上。晴明内心冷漠,一边小心叮嘱神乐和小白一定跟好自己。

毕竟这种雾霾,不,瘴气严重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走丢了恐怕得把林子都翻过来才能找到人。

晴明:奇怪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后果?莫非我以前很喜欢作死?

接受了一看就很可疑的看不到脸的林中隐者的信息指引。一个基础术式一个小妖怪的打到凤凰火面前,感受了烧着小白尾巴的生命温度,又接下凤凰火的委托,晴明孤身前往神社找一个“连凤凰火都感到入侵骨髓般冰冷气息的家伙”。

所以我为什么会对“高空一簇凤凰业火砸地面上单独隔开了我就是叫我单刀赴会”这种道上黑话一样的暗示这么了解,大约我以前是平安京大街道扛把子这样的角色吧。

然后社会经验丰富的扛把子就在神社见到了一个满身都是戏的女人。

这个叫八百比丘尼的占卜师一脸和善,说话字里行间带着“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的神棍气息,却一开口就要晴明杀了她,硬说这是命运的安排,被晴明拒绝请求后也无不满,只表示自己无处可去,四处流浪。

整个人都在散发“老娘要来你院子里蹭吃蹭住你快开口收留”的感觉呢。

晴明:你开心就好。

八百比丘尼随晴明一行回了庭院,凤凰火的委托就算完成了。

回庭院后晴明和神乐一起坐在万叶樱下吃点心,神乐就开口:“总感觉,晴明以前是很厉害的人呢,”神乐坐在晴明边上小口咬着椿饼:“好像什么事都能顺利解决,待在晴明的身边就特别安心。”

“……”晴明不知道怎么应下神乐的话,只好放心椿饼摸摸神乐的头。

我以前,打架、(可能)混黑、立不得了的flag、可能开万事屋、搞封建迷信(并没有),但我大约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吧。

两个啃着椿饼人就陷入“我是谁我在哪我做过些什么”类贤者状态中无法自拔,直到小纸人带来小白做的鱼籽寿司。

每天不吃鱼籽寿司就好像没力气干架呢。

但是为什么小白一只狐狸能做饭?而且只有鱼籽寿司?我们申请改善伙食,要求不高有椿饼和豆皮寿司烤香鱼就好。晴明和神乐看着仿佛永远不变的鱼籽寿司两脸冷漠。

我居然双更我是不是疯了。
阿爸有点想起来他是扛把子的事了。
但是接下来还是走剧情直到分家的兄弟从樱花妖口中出场(围笑)
鹤斩我在码字你们信吗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