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6

晴明近来睡眠十分沉。

所以是被带着诡秘微笑的八百比丘尼来摇才醒的。

但无论摇醒方式还是摇醒原因都无法令人心平气和——八百比丘尼用她神棍的语气和极其叫人捉急的缓慢语速告诉晴明: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晴明老半天才从八百比丘尼藏头露尾的话中提练出她要表达的意思,然后从睡眼惺忪状态惊醒。

神乐被带走了。

就在晴明睡的宛如昏迷的那段时间。

晴明以一种接近于垂死病中惊坐起的速度打理好自己抓上八百比丘尼就往院外跑,脑内不断盘算各种解救被拐少女阿不,是解决神隐少女事件的方法。 然后迅速列出他认为最可行的。如下:

根据神乐气息追踪位置>赶到>抓一个随便什么询问>问不出就打一顿再抓>把当地随便什么都打一遍>找回了神乐。

完美。

晴明内心点头肯定自己的营救计划,借阴阳术的力量几乎是飞到黑夜山。

八百比丘尼依旧用她奇怪的神棍语气不紧不慢的转头对晴明说:“晴明sama,神乐就在这里了。您——” 她的声音像被掐了脖子一样戛然而止。

晴明放开手中散架的灯笼鬼:“我大概知道神乐在哪了,走吧。”

八百比丘尼:…… 欲言又止。

“啊,晴明sama似乎对黑夜山的路十分熟悉呢。”八百比丘尼终于还是开口:“我需要休息一下——”

“这里是我当初捡到神乐的地方啊。”晴明无奈的敲扇子:“但是现在神乐被带走我十分担忧她的安危。你好好休息,不必勉强自己。”说罢转身,走了。

走了。 八百比丘尼:“……”

晴明往山上又走了一会,凭借某种直觉七拐八拐走上了另一条路,成功会和正到处找下山路的神乐。

(其实按照扛把子阿爸的武力值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是我得把好汉子博雅和晴明迷弟食发鬼放出来。)

“我们回庭院吧,该给小白添食了。”神乐同晴明讲过她被抓和逃脱的过程之后拉着晴明的手并排往回走:“感觉黑夜山有不舒服的气息呢。”

“还是阴界裂缝。”晴明回忆了一下断桥的裂缝气息,笃定点头:“抓来你的那个长发妖怪虽并未害命也需要教训一番。”

“嗯。晴明……”小姑娘空空的粉色眼睛透露出类似“开心”的气息,她晃晃拉着晴明的手:“就是那边那个和结界师打斗的妖怪。”

“好的,神乐先等我一下。”晴明给小姑娘塞了几块点心。

然后微笑着掉头回去把食发鬼从结界师的结界里强行拎出来,用言灵缚和基础术式打的满地找御魂。

旁观的博雅:…… 这和说好的柔弱阴阳师不一样啊。

眼看晴明撕开努力抱他大腿的食发鬼抬腿就要走,博雅还是按耐不住想干架的心情拦住晴明:“喂,你这家伙,听说你就是平安京最强阴阳师?来我们打一架!”

晴明微笑看他:“好啊。”年青人,活着不好吗。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来着,看着晴明弯弯的眉眼和上翘的嘴角博雅晕乎乎的想。

不对我要和他干架!有架可打啊博雅!好汉子耿直极了的向“人模人样”的阴阳师提出了切磋请求。

然后没有然后了。

歪网易吗?我要举报这里有个攻击高的不像话的阴阳师,对我在黑夜山你们快来削他!

“晴明——晴明在吗!”这头脸上写着“嘿晴明你又帮了我们大忙”的鬼使黑和鬼使白依旧姗姗来迟:“这里的阴界裂缝也麻烦你了啊!”

“晴明大人,上回鬼使黑不辞而别真是我们的失礼,改日定会上门致歉。”鬼使白客客气气的同晴明寒暄。

“冥府的事务繁多,为这小事不必特意登门,闲访也可。”打完一场心情不错的晴明更是客气极了,同鬼使聊了会天才带着神乐和“坚强的汉子,才不需要抱抱”、“这个妹妹我才没有见过她是谁”的博雅找八百比丘尼,回了庭院。

当天不愿透露姓名的汤锅小姐表示,鬼使黑和鬼使白从阳界回来后一整天都在傻笑,散发着酸臭。 八百比丘尼:优雅、端庄、神秘、腿麻.jpg.

毕设咸鱼。
拒绝翻身。

评论(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