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7(半更)


这是6,之前那章因为我打字的时候把序标成了1。

回头改。

也别问我回头是什么时候。

晴明在做梦。而且还是完全无头无脑的噩梦。大致剧情是他要为了平安京的稳定把神乐献祭给一团黑色的马赛克。

好一出杀妹证道,而且还是邪教流。

晴明转身就想走。

无奈邪教流杀妹剧场不看完还不让晴明走。 梦境限定滑稽:梦里的旁友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晴明只得站在原地把邪教剧场看下去。眼看着进行到献祭马赛克的部分,哪怕知道眼前不是真实晴明也要控制不住想自己上去怼马赛克的心了,手才刚抬起,画面却终止,烟消云散眼前干净的仿佛之前所见都是幻觉。

晴明: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好气哦。

很近的地方传来轻快悦耳的铃鼓乐声:“痛痛飞走!”伴随着沙拉沙拉的声音,乐声又远去了。

梦境塌陷。

晴明从梦境了睁开眼睛,看到八百比丘尼的大脸,不,是凑近的脸,她的法杖正要轻敲自己的枕头。

场景似曾相识呢。

八百比丘尼:“哦呀,晴明sama醒了,神乐……”

晴明为她补上后半句:大师兄,神乐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大师兄:好的我知道了,这就起床。

然后火急火燎就准备往院外跑的大师兄被二师兄拉住了:“晴明sama,您这是要去哪里?神乐做噩梦了。”

晴明:我有一句脏话现在就讲可以吗。

于是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兄博雅还有小白一行就要去梦境里把神乐从噩梦里带出来。

话说连小孩做噩梦我都得管吗。晴明努力从空白的大脑里扒拉出一点映象:我去还真得管,好像管的次数还不少。

哦,我管就是了。

晴明放弃叫神乐起床就好了这一简单粗暴的想法——如果是恶咒入梦强行叫醒好像会不好,具体怎么不好,晴明记不起来,但是有一个面目模糊的谁在他边上耳提面命了许多次:

不可强行唤醒恶咒魇住的人。

阴森森的环境里,远远传来了沙拉沙拉的铃鼓声。

“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好喜欢蝴蝶精的设定哦ლ(•̀ _ •́ლ)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