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8(上)


当阴阳寮派来师兄保宪上门探望病情,非人类万事屋屋主在那一日终于想起了,被打卡制上班以及万恶的寮办统治的朝五晚九生活。

因为这位好师兄的面上挂着的,可不就是近来晴明最熟悉的“黑晴明我给你找了事干!”的表情吗。

“晴明啊,不是师兄说你,”保宪师兄并非空手而来,晴明却宁愿他空手而来:“这些都是你大病修养以来在寮里堆积的退治任务啊……”师兄很谨慎地把失忆换成大病,生怕触及到失忆病人脆弱的神经引发暴起伤人事件。

我以前大约是一个寮畜吧。晴明绝望的想。为什么失忆了也需要继续干活——寮畜可不就是寮办的畜生。等等:“师兄啊,”晴明如垂死病中惊坐起抓住贺茂保宪的狩衣下摆:“我是挂了什么休。”年休年休年休!

“病休。” 说好的年休呢。

保宪师兄颇为不忍地看了看晴明:“近来平安京神隐少女的事件频发疑似妖……”

“守护平安京阴阳安定义不容辞。”晴明光风霁月的用扇敲打手心:“只是这些事物……”

贺茂保宪:……为什么你这么上道你不是失忆了吗。但是看到平安京扛把子这么振作师兄好欣慰啊。

等等我是不是说了扛把子这个词。

贺茂师兄最后也没有空手而归,走的时候他手上的卷宗一张不少。

晴明望着贺茂保宪离去,想非人类万事屋的业务范围什么时候扩大到人类的单也接的地步了。

安倍晴明醒醒!你是寮办头牌啊呸寮办挂牌的阴阳师啊!不是万事屋主!业务对象是人类一点也不奇怪!

没记错的话,刚才的卷宗里多数是委托人指定“安倍晴明”“平安京最强阴阳师”,酬金比寮办分配的要高出不止一点?

晴明狐疑的想起自己几乎空空如也的房间。 我以前大约,不,一定是个很有钱的人,晴明想。但是我为什么会穷成现在这样每天依靠鱼籽寿司度日?

这种失忆后兄弟带着家产和他的下属跑了的悲痛感是怎么回事。

算了不想了做个任务就好。晴明安慰自己。 …… 然后侧身躲过一个巨大的、来势汹汹的水球。

……晴明扭头,看见了一个哭唧唧的,怒气保持“怒目而视”表情的河童。

嘿晴明有人给你找了事干!

“所以,我们真的不清楚神隐少女的事情……”任务才刚下来……

“……呜呜呜鲤鱼精小姐!”河童又开始哭唧唧了。

“……好吧我们跟你去去看看那个奇怪的先生。”我就知道有人要给我找事干。

“嗯我们快走不然鲤鱼精小姐会很危险!”

晴明:“……” 是不是哪里不对。

神乐跟晴明悄悄话:总感觉,河童很紧张那位鲤鱼精小姐。

晴明: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然后在河边见到了灵魂舞者——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书生,背着巨大的书卷。晴明快步走上去,一把…… 乎撸上卷轴半遮的尾巴。

还是熟悉的手感。

还是熟悉的称呼:

“阿,阿爸?!”

放肆,要叫我晴明大人。

长着手感很好的尾巴的书生连和可爱鲤鱼精告别都顾不上,尖叫着跑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逆子!晴明内心自然浮现了这样的心情。

我以前,大约是带过好多小孩?长尾巴长羽毛长鳞片?的人吧。晴明想。

评论(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