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第五偷电人.2

无论何时何遇,逢男或女,民人奴隶,余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福。


佣兵是因为收到了庄园主的来信来到欧洛蒂丝庄园,或者说,他是接了庄园主的“委托”,来到庄园参加“游戏”。

好像没有任何问题,又好像哪里都不对劲。

佣兵就是收钱做事,本来对雇主的任务是不需要太多质疑的——佣兵却是一个自由佣兵,对自己接什么任务有相对较大的选择余地——那他为什么要来这个明显有问题的庄园参加这充满让人不快恶意的“游戏”?

简直就像传闻更早的时候一些上等人会买下奴隶,让他们像驼鹿似得在猎场逃窜,然后“老爷”们在马背上对着他们仓皇的背影开枪取乐似得。 只不过这里有“监管者”代劳了“老爷”,于是“老爷”便可以躲在什么地方,或许坐在火炉边高高在上“观赏”一切?

他想到这里,一阵恶心感从胃部翻涌上来。 所以一个“退役”佣兵,又是怀着什么心情按着那封神神秘秘的来信找到欧洛蒂丝庄园来的啊!难道真的是因为习惯刀口舔血的生活来找“战斗的感觉”吗?

前佣兵奈布·萨贝达身手强悍,飞檐走壁,还有一身伤痛换来的战斗经验,大约是足够他在这样危险的场合全身而退的——

但佣兵只是咸鱼啊。 生存范围仅限空调房WiFi手机和零食俱全的房间的咸鱼啊!

战斗经验……对战型手游算不算?

冷酷的机皇破译完了五台密码机,甚至开了电门在门口思索人生。

——啊,队友怎么还没来。(好像有惨叫?)

——这局监管者是谁啊,厂长吗。

——出去了不会真的有奖金吧。(又有惨叫?)

——我的心跳的好快,难道这就是……爱情?!

一个青紫色的气球傀儡娃娃突然出现在门边,不详的红色的眼睛闪过诡异的光。娃娃开始快速抖动,只片刻就换成一个身上缠满焦糊蹦迪的壮硕汉子,手里还有一把材质让人毛骨悚然的镰刀。

天降正义!!!厂长贴脸啦!!!

“……对不起打搅了告辞!”佣兵猛的一个冲刺出门。 确认过眼神,是一刀斩的人。

惹不起,遛了,遛了。

话说回来,这局队友除了冒险家和一闪而过的神棍,还有一个是谁来着? 话说回来,这局队友除了冒险家和一闪而过的神棍,还有一个是谁来着?

正对医院圆形小走廊的密码门边,神棍紧张地输着密码,不时因为伤口传来的剧痛瑟缩一下减缓速度,冒险家逻辑混乱地重复着一句话:“……巨人,是巨人的镰刀打伤了我!可怕的巨人!”

他身上可还有酒精的刺鼻味道呢!神棍鄙夷地想道:真是喝多了才会说胡话,不要命的“冒险家”!哈!

这座曾经叫“圣心医院”的废弃疯人院里,一个穿着黑色破损护士服的女人从二楼蒙着黄绿色帆布的手术床上爬了下来。 她似乎完全没有觉得这一切有和怪异之处,只是走路时身体微微发抖——就好像大病初愈那样。

“我听到那边有人发出惨叫!”艾米丽心想,“一定是有人在监管者手上受伤了,我得去治疗他。”

她发过神圣的医生誓约,尽己所能帮助病患是她的使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