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第五偷电人.3


佣兵是一个硬汉。

货真价实,点了硬汉天赋的那种。

我佣兵!就算没有翻窗加速翻版加速!也要换一个救人无敌给队友生的希望!

回光返照什么的不需要!优秀的佣兵要来去无踪给我把云中漫步稻草人低调点上!假寐点满! 绝不放弃队友,佣兵的字典,没有撤退和逃避!

——夭寿了一刀斩厂长传送贴脸了!

——对不起打搅了告辞!

战略性撤退,没队友倒地的时候出门能叫逃避吗?这是为了大获全胜的四出结局垫下基石。

佣兵逃脱后睁眼来到大厅,摸着从布偶变回人的脸喜滋滋向夜莺小姐要来战绩,准备欣赏大获全胜和最佳演绎的自己—— 最佳演绎、勉强获胜。

佣兵继续往下翻队友的战绩:“神棍迷失、冒险家迷失、医生逃脱……”他们的名字边上都有一个眼熟的蓝色小蜜蜂标志。

……拿着战绩本的手,突然颤抖。

佣兵深吸气,翻回自己那页——“佣兵·奈布萨贝达(猛犸一阶)逃脱〖最佳演绎〗”,然后他又翻到最后本局监管者:“厂长·灰烬里奥(剑齿虎一阶)勉强获胜”。

现在流的血,都是当初打排位脑子进的水。

……在佣兵还是个完完全全的萌新,而不是装萌新的秃头佬的时候,他是不认路的。不过没关系,同一时间和他一起在庄园里摸着墙走路的求生者多了去了! ——从疯人院到破工厂,地图的每一处角落,都是不成熟皮皮留下的断腿尸体。或许还有洒满了地图“我不认识路啦!都说大门可以开了可是大门在哪我在哪!”的泪水。

这世上本没有记地图这码事,但死的次数多了,也总会开始晓得哪里是大门,也总会恍然发现世界上有新手攻略这种好东西。

语音是不可能语音的,这辈子都不会语音的,手机没空间、电脑配置还不如手机,只能眼神交流勉强爬出庄园这样。

再说1V4大逃杀这种严肃的事,怎么可以随便发出声音!闭上嘴迈开腿才是正途!发言靠手势,交流靠眼神,躲监管者靠一腔正气!

单排上段,断腿自负!

——断腿自负!!!

自负!!!

负!!!

硬汉佣兵的泪水夺眶而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