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8

失忆的老父亲站在原地久久不能从自我猜测和诸多靠谱和不靠谱的联想中自拔,直到腿麻。

然后回过神的老父亲就看到神乐鲤鱼精河童还有一脸不耐烦的博雅和“优雅端庄腿麻”的八百比丘尼排排坐在河边齐齐抬头看他,左脸写着好,右脸写着奇。

晴明只好说出自己的结论:“神隐少女是真的,但刚才的妖狐明显是属于有心没胆(神隐了少女也会被当成寻找铲屎官的)类型。”

“鲤鱼精小姐没事真是太好了!”

“河童先生是来找我玩的吗!”鲤鱼精欢快地拍打尾鳍,送给河童一个超大的泡泡,还是心形的。

河童看起来已经害羞到说不出话了,什么可疑书生什么担心神隐通通被忘了个干净。

神乐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晴明眼疾手快往她怀里塞了小白。

“啊,小白。”神乐又低头和小白玩了起来。

晴明看了看河童:只能帮你到这了。

趁耿直少女发言技打断冷却中,晴明一行悄悄离开了“就是急死你们”大型狗粮现场,前去追踪不肖子,呸,是妖狐。

妖狐见到来势汹汹的几个阴阳师二话不说换上了觉醒皮瑟瑟发抖的递上几乎有半个他那么大的尾巴:“阿爸尾巴给你别打小生。”

整个狐怂的不行。

被追踪到之后连挣扎都懒得挣扎完全是一副“给大佬尾巴”的架势嘛。

但是:“你谁,爸爸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晴明冷酷无情的连眼神都不给一个,满心满眼沉迷撸毛无法自拔。

……阿爸小生是不是你最爱的崽儿了嗦发!你嗦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妖艳贱狐了是不是!几条尾巴你嗦!能突几下你嗦!

然而一看就特别怂的妖狐实际上……也特别怂并不敢直接这么质问疑似别情移恋了别的尾巴忘了崽的阿爸,他特别小心翼翼特别心酸难过地说:“阿爸小生是你最爱的崽啊!你看你撸小生尾巴的动作多熟悉!”

哦,爸爸知道了。晴明脑子快速的转了起来:妖狐这么大的崽明显不是自己生的,但很可能确实是自己养的,也就是失忆前自己的式神。现在流落在外散养的式神到底还有多少真是不好说……流落在外的式神没了阴阳师约束分分钟就能作天作地搞出无数事情……

想到贺茂师兄带来的一大叠退治任务,晴明突然有点心虚:不会是我家的崽干的吧?

不,不会的!晴明很冷静的想,如果真的是我就打断他们的腿! 至于妖狐,晴明撸着毛觉得虽然明显搞不出大事情但看见漂亮小姑娘就走不动道总是真的,干脆撸秃吧(免得出去勾搭小姑娘)。

妖狐在并不多冷的微风中瑟瑟发抖,自觉乖巧地冲阿爸笑。

博雅: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手痒。
神乐:啊,(区区)围脖而已。

评论(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