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少了的那段在这


晴明真是个好看的人类……可能不是人类?

好看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妖刀姬挺长一段时间都想把阴阳师用40米大刀抵在塌上然后舌头狂甩他嘴唇。

事实证明妖刀姬不止做到了这点。

#谢谢大家我和我的刀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在一起了,不服砍死#

他们这样过了好久,久到妖刀姬都觉得自己的肌肤饥渴都要痊愈。

命运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一定是fff团骨干成员,要不怎么会叫妖刀姬出门修行时晴明就单方面断了式神契约呢?妖刀干脆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任由一帮阴阳师把她原形欢天喜地的呈到皇宫里去,贴上封条,当收藏刀品贡那儿。

反正晴明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啊。

妖刀姬想,他把式神全派出去一并解散契约,肯定是要我们……要我们怎样呢?

……又有宫里的人被妖刀的妖气弄伤了。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不是妖刀姬动的手。 因为她现在根本没手。

“不详之刃啊!”他们窃窃私语。

“要把封印加固!”他们议论着。

妖刀姬回忆起自己在晴明身边的时候,每天其他式神打架带狗粮亦或是和晴明坐在一处,安宁又轻松。 “我很想你了,晴明,”妖刀姬化出人形,把封印符纸一张张揭开,揭不了就砍掉。“我要见你。马上。”

“没有杀人。”妖刀姬对失忆了的阴阳师说:“我离开皇宫,回来了。我很想你了。”

她看着阴阳师,依旧柔弱的像小白脸的阴阳师眉眼温柔的像月光,好看到妖刀姬想把阴阳师用40米大刀抵在塌上然后舌头狂甩他嘴唇。

于是妖刀姬这么做了:“抱紧我。”阴阳师披散的白发垂落至胸前,看上去手感良好:“别说话,吻我。”她看向阴阳师的眼睛——眼尾的一抹红随着眨眼的动作撩动她的心痒痒的。

阴阳师有点迷茫的看着她,眨了眨眼。

那瞬间妖刀姬决定自己动。

……别说话,吻我。

end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