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晴狐)怂·上


比刀晴短,只有上下

对不起我没控制住我自己

别的寮都知道的,这家妖狐,是个妖艳贱货,和别家清纯不做作的二突子一点也不一样。

比方说这个妖狐,能突十三下。

比方说这个妖狐,他挑染头发,勾画眼线,却从来不摘面具,疑似保持神秘感。

他既不勾搭小姑娘,也不撩拨大天狗,甚至在非战斗场合会要求小姑娘离他远点,这可真是叫人费解:“这妖狐,是披着妖狐皮的妖琴师吗?”

不是的,妖狐家的阴阳师出面澄清,这妖狐,纯种妖狐、sr、性别公、单身、没爱过。

这家阴阳师叫安倍晴明:长得好看等级高,能打能控又大方,性格正直……以上,出了长得好看能打能控,其他据这家妖狐表示都是骗人的。

安倍晴明,从头到脚白的发亮,也拯救不了他黑的反光的运气。

好在能打能控又有本事有耐心,专心培养普通式神又用妖气碎片攒出几个凭运气搞不到的高级式神,强行肝成了大佬。

妖狐,是这个黑的反光的院里(就叫它非院吧)不凭借碎片召唤的唯二高级式神,另一个是控制系女神雪女。而他,纯不做作的蓝边框里,唯一一个妖艳的基佬紫,怎么看都不像正经r卡。

“崽啊。”阿爸眯着他那狐狸一样的眼,眼影画的精致怎么看都不像正经阴阳师,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着突如其来的紫边框,好一会开口:“妖狐需要的搭档既不是神乐也不是妖琴师,而是欧洲人啊……”

言下之意就是然而你爸爸我是非洲难民,配合不了你。

妖狐从那时起路过式神返魂那小黑屋和式神升星那小空间都格外小心。

还无师自通了“给大佬递尾巴”技能。

活的简直都不像一个变态了。

见识过其他寮清纯不做作的二突子勾搭小萝莉被姑获鸟和大天狗追得满院鸡飞狗跳的盛况的萤草爸爸如此评价。

妖狐真是太怂了,怂到连冰恋萝莉控变态的尊严都一点也无,完全不敢搞事情,也不敢主动和小萝莉搭话,誓要坐穿结界的样子倒让一院子对妖狐名声有所听闻的女式神对他态度好了不少。

日子久了竟混出“妇女之友”这样别的寮妖狐见了会流泪的好名声。

终于有一天晴明阿爸带妖狐上场了,上场前姑姑脸色有点不太好地递给他四个针女,金闪闪的,还有点体温。妖狐受宠若惊地接过。就听见姑姑小声叮嘱:“听闻妖狐发挥多不稳定,两下风刃就不再发招,你上场可要争气。”

妖狐一听后背发毛,仿佛听见潜台词:“如果只突两下晴明大人一定会把你返魂或者当狗粮喂掉你自己长点心眼。”

似乎意识到气氛严肃,姑姑忧心忡忡对妖狐道:“姑姑给你留了油豆腐等你回来吃,孩子们也给你准备了上场的礼物。”

言下之意就是——“争气啊”。

……路过的鬼使兄弟仿佛看到妖狐背上了一面奇怪的旗子,旗杆上还有丑时之女的稻草人。

一定是吃鱼籽寿司吃出幻觉了,鬼使黑想。

一定是最近工作太忙的缘故吧,鬼使白想。

妖狐最终踌躇满志的上场了,开局抢了火就开始突突突突突突突——连针女也总在这个和其他好清纯不做作的妖狐不一样的家伙头顶待着看戏。

看来妖狐能安心留下来了。一个队的座敷大佬瞅着晴明不可思议地摸自己的脸,暗自点头,一边淡定地卖了波血。

妖狐在下场后忐忑不安的观察晴明的面色,小心翼翼的样子,晴明感觉到目光望向自己的时候就连忙正襟危坐假装看战斗,坐姿可以完美出演“乖巧.jpg.”,和别家坐姿都透着风流写意的妖狐仿佛不是一个物种。

所以说妖狐真是太怂了,连正脸和自家阴阳师眼神交接都泛着不知从何而起心虚。

妖狐当天回院子就被晴明上了锁,还吃上了姑姑准备的油豆腐,身边堆了一堆如草蚂蚱花环金平糖甚至花石子之类的小东西。

妖狐真是太怂了。旁观的隔壁青行灯在墙头表示。

她眼看着妖狐身边呼啦啦一群小式神,其中不少娇俏可爱的女性式神围着他叽叽喳喳一边在妖狐一看就手感颇佳的大尾巴上动手动脚。这妖狐却在诚惶诚恐捧着油豆腐啃,不时还扶正一下面具。

青行灯冲妖狐爪尖的方向望去——摘了高高帽子的安倍晴明端坐在万叶樱下,抄写着什么,低垂的白色睫毛像展翅欲飞的蝴蝶。

白发披散在肩上的阴阳师动作优雅极了,一举一动简直比花鸟卷更适合待在画上。

那画中的人似有所感抬眸望了过来,妖狐的动作规矩的像小媳妇,尾巴尖却悄悄朝向了阴阳师。

妖狐竖在狐狸面具后面的耳朵,小小的,抖动了一下。

哦啦,青行灯懒懒的换了个方向跷二郎腿,心想:

这妖狐可真是太怂了。

那个

我就是想看崽怂唧唧的样子:)

评论(1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