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晴狐)怂·下

不过妖狐怂归怂,行动力总归还是没落下太多的。继给大佬尾巴后,最近又无师自通了“给阿爸送花”。

晴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总能在房间门口发现礼物,有时是豆皮寿司,有时是一个金御魂,有时是路边最好看的花还带着清晨的露——都带着妖狐的标签,做好事要留名这种事妖狐一点不怂的。

……收回前言,妖狐,真是太怂了。

撩了就跑,绝不停留。

以至于阿爸连着快两天没见着妖狐正脸对他!

妖狐对他那些意思整个寮都有那么点看出来,包括本人,除了妖狐自己——还以为小心翼翼。晴明对这些意思的反应也几乎整个寮都有点看得出来了,还是,除了妖狐本人……

所以寮里的妖都晓得那个一点都不清纯不做作、脾气好简直妇女之友的妖狐,在给寮内颜值扛把子的之一(自认为注孤生)的阿爸,大家的老父亲,送了好几天的情书。

自荐枕席的意思就差写脸上:阿爸我中意你啊!给你尾巴!

大家的阿爸,安倍晴明似乎目前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姑获鸟在得知妖狐“悄悄”给阿爸送了和歌之后每天都要抽空瞅一眼院子里的草地,看看妖狐还有没有在那边好好坐着啊。

妖狐对此一无所知。

他每天早上撩了就跑绝不停留:),该上场就上场,下了场就做观战席抱着达摩乖巧.jpg。回了院子就陪着小式神们在草地上晒太阳,自觉不漏痕迹看端坐在万叶樱下的阴阳师。

妖狐最近无论去哪里都有路过的式神用复杂的目光看他,问候语也成了:“最近(进展)可好?”

难道小生的尾巴在小生没发现的角落秃了一块!?妖狐回房间后把自己的尾巴从上到下摸了一遍,自觉自己的尾巴还是油光水滑毛发丰盈,手感绝佳,是一条不可多得的好尾巴。这才放下心来,在灯下写那些别处听来的和歌。

为寮内的孩子们操碎了一颗慈母心的姑获鸟终于没按耐住躁动的情绪,去询问了隔壁的青行灯。

“所以这有什么可担忧吗?”

“晴明的反应和可能发生的事啊!”

“……”

第二天姑获鸟换回了觉醒前的低调衣裳,同青行灯一起蹲在非院墙头——不,青行灯是坐在她的灯杆上。

“阿拉,你看,”青行灯示意姑获鸟看向阴阳师的位置,白发的阴阳师今天也坐在万叶樱下,面前小几上摊着一本书籍。

姑获鸟不由转头看青行灯,却见她手里已经开始刷刷写字了。再看那阴阳师,才发现,书页根本就一直在刚翻开封面的样子。

“!”姑获鸟下意识瞅瞅草地,妖狐还坐在一群小式神之间,尾巴间的方向往阴阳师的方向小幅度,一甩一甩的。

都是自己带大的崽,之前不过关心则乱,姑获鸟见此情此景还有什么猜不出来?

于是之后妖狐“偶遇”的式神,又多了姑姑。

“肥水不漏外人田啊。”姑姑语重心长的给妖狐多塞了一盒油豆腐。然后不等妖狐疑问就走了。

明明在(自以为)暗恋,却全世界都在关心进度,妖狐抱紧了尾巴把和歌往衣服里又塞了塞。

妖狐,可真是太怂了,敢撩,不敢留。

晴明最近感觉自己不太好。

自从妖狐来了之后,晴明自觉脸好像白了一点,(可能是处于此)于是在妖狐身上放的注意力也多一些。

然后回想去别的寮拜访好友时所见识过其他寮清纯不做作的二突子勾搭小萝莉,被姑获鸟和大天狗追得满院鸡飞狗跳的盛况,放在妖狐身上的注意力更多了些。

……诸如此类的结果就是——他现在开始有点期待每天收到的礼物和和歌。 然而不按照基本套路的妖狐却根本不在送和歌以外的方面做任何主动(手黄再)。

晴明最近总能在偶然路过的式神身上收到复杂的目光,仿佛在关怀注定孤独一生的老父亲(并不是)。晴明又不是瞎,思来想去,最终托了特别靠谱的萤草去商店买了一身“风雅之士”新衣在自己屋里备着。

平安京套路中有那么一条,如果礼物存着打算合适时间送,那估计是送不出去了。

安倍晴明什么人啊,当天晚上拒绝熬夜直接通宵等候。

……差点没被深夜的寒露冻风寒了。

妖狐当天据说睡过头了,没、来。
……

妖狐晨起开门就见阴阳师披头散发只着单衣在门外等着,衣上露水还冒着冷气。阴阳师怀里捧着一身红白配色黑毛领的华裳,站起来,腿脚有点僵。表情……也不太好看。

——左眼写着“居然”右眼写着“没来”。

妖狐:……

妖狐:……阿爸我错了。

第二天大家谁也没见到妖狐,谁也没见到阿爸。 彼此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眼神,该干嘛干嘛。

姑姑欢天喜地的煮红豆饭去了。只有小式神们闹着要妖狐哥哥一起玩,给姑获鸟一并带去厨房开小灶。

————————

幽蝶太太的平安京情感专栏评价道:虽然这位式神他变怂了也变秃了(并没),但他泡(shui)到男神了啊。

非院读者表示:没毛病。




ps:在没有特殊地形的情况下,视线是相对的,也就是说,妖狐能瞄见阿爸的角度,阿爸也能看见妖狐:)

我好像打多tag了?
算了反正拉灯(根本没灯也没车)
怂唧唧攻好像也挺好吃(大概 )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