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4

晴明和神乐的贤者时间没有维持太久。

附近出现了阴界裂缝。仿佛院门口挂着隐形“万事屋”牌子的晴明和神乐得马不停蹄的赶过去解决。

天空中下着小雨,晴明撑着伞和神乐走在一起,小白在雨里撒欢跑着,跑着跑着四肢摊在地上动不了了。

雨里有毒!

“晴明sama……这段时间承蒙关照……”小白把自己摊成一块狐狸饼,漂亮的红白皮毛都沾上了混着尘土的雨水:“小白我,怕是要不行了呜呜……”

小白还在哭唧唧交代遗言,晴明终是不忍打断了它:“小白,这雨没毒,阿不,这雨只会让你浑身无力一小会,马上就好了。”

小白马上从地上弹起来,看到了自己沾满泥水的皮毛:“……” 难受,想哭。

“我好像听见青蛙的叫声。”神乐刚说完,晴明就把伞交给她,自己走进了雨中。

走进了雨中。

雨中。

“!!!”夭寿啦身娇体弱的阴阳师走进debuff雨里啦!是求生欲的缺失还是作死之心的骚动!小白我一点也不明白啊!小白急得蹦起,又觉得神乐一个小姑娘也需要保护,正纠结之际,晴明又转身回到神乐伞下,手里还提着一个东西。

“我没事的,神乐。”晴明打起伞安慰尤带焦虑的小姑娘:“你瞧——我一点雨没沾,开着结界呢。”

“晴明,你没淋雨真是太好了——这是什么?”神乐把目光转向晴明手上拎着的,还在蹬腿挣扎不断发出“kilo,kilo”叫声的的东西。 那是一只青蛙瓷器。

“阴阳师!快放开老夫!”看上去丑丑的青蛙发出kilokilo 的声音:“老夫只是来寻求帮助的!”

晴明:哦,那你头上蓄势待发的“岭上开花”大招条是打招呼用的咯。

神乐:我听晴明的。

小白犬科的本能促使它对于不断在动的物体都很有上爪子招呼的冲动。

形式比人强,青蛙瓷器老实交代了阴界裂缝和雨女相关的一切(划去)语气却暴露了是个暗恋女神的备胎。(划去)

警察总是来的最晚的那一批,这话放在哪个时代都是真理,等晴明和雨女一言不合动过了手,雨女恢复了一点神智,鬼使黑白才匆匆赶来,带着一个要不是晴明开着灵视还真看不见的人类魂魄。

鬼使黑直奔晴明而来:“晴明!没事吧!”边说把晴明从上到下看了一遍。

晴明:我没事,阴界裂缝比较有事。

鬼使白紧跟鬼使黑身后,把晴明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然后态度温和的同他打招呼。

晴明:我真的没事。

鬼事黑白把雨女丈夫的魂魄带来与雨女见最后一面,使她从悲伤的思念和等待中解脱出来。青蛙瓷器被耿直少女神乐和耿直式神小白一句揭发了对雨女的微妙情愫,噎的落荒而逃,随后神乐将目光看向鬼使黑白。

耿直的少女目不转睛的看着鬼使:“总觉得,鬼使黑和鬼使白……”

鬼使黑落荒而逃。

鬼使白向晴明道别后脚步匆匆追着鬼使黑离去了。

晴明:“???”

神乐:我会一直在晴明身边保护晴明的!

收到神乐坚定的目光,晴明:???

总之,这算大欢喜结局呢。

顺便,刚才的画面有点眼熟?

平安京扛把子,雨天都不带伞,自信。
开学了,不影响更新。

评论(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