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阿爸总想搞事情·3

上章画风不太对。

我说我是受到了非酋高级的刺激你们信吗。

单数章黑晴明,只有双数会掉落白晴明。

别打我我错了 如此循环了一日,自制力强如晴明意识到网易不会让他轻易如愿阿不,是不能再如此凡事依赖召唤了。

于是他兴致缺缺将剩余几张符纸放进了柜子。

并不是因为感觉欧皇也有抽不到的时候。

并不是因为钱柜已经迅速少了大约一半。

也不是因为……晴明腿边糊了一左一右两只还没膝盖高的大天狗,奶身奶气的扯着他的袖子在半空摇晃:“刁民!朕乃大天狗!参上!”另一只扑棱着翅膀点大的黑翅膀努力够他的发梢:“吾乃大义的化生!正义的伙伴!”

三五只小儿手臂大小的水懒抖着毛领子在地板、水池、石板小路上、假山缝隙间啪嗒尾巴,不时往上丢几条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鱼:“啊!就这样被黑暗深处的水流吞噬吧!”。

“愚蠢的人类!”一只水懒,不,荒川之主(好吧也就是水懒)用小眼睛高冷的区将尊贵看了晴明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荒川的主人吗?”水懒啪嗒两下尾巴,把自己往池子划去,不料撞上了装饰池子的石块。

晴明:“……”并不是因为这些。

他忍住了冲上去把水懒,不,荒川之主倒拎着丢出院墙的冲动。 扭头看了看群魔乱舞的前院:“哇——!尼桑你在哪里呀!”、“欧豆豆!我的欧豆豆!”、“好啦好啦,想吐!”“鹿人永不为奴!”

晴明:我的内心狂躁不已,甚至只想搞事。

是时候肝起来了,晴明冷酷想道,全都肝到五星然后喂给达摩好了。不,不能给达摩,要带着这帮家伙去搞事。 (我都被闹得不得安宁,其中还没我对象,别人还想过得舒坦?做梦。)

但是现在这样显然是不能带出去搞事情的,别人不会把他当黑恶势力只会把他当幼稚园园长。

晴明面无表情的把两只大天狗撕下来,严肃斥责道:“放肆,阿爸我一日尚在,你始终只是太子!”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脚踏实地的两只大天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头看他家阴阳师冷酷的下巴。

冷酷的晴明无情的拒绝了大天狗要出门练级贯彻大义的要求,无理取闹的喂了金坷垃(达摩)给大天狗将他灌成少年模样。然后封了他狗粮大队,不,练级小队灵魂太子。

“去吧大天狗,展示你钢铁般的羽翼。” 晴明捧读。

大天狗猝不及防怀中抱满崽子,黑恶势力气场荡然无存,宛如一个被无情丈夫逐出家门还怀抱幼子的悲情妇女。“哇——我要欧豆豆!”“被鱿鱼吞噬吧!哈哈!”

“……安倍晴明误我!”(很多年后)大天狗酒后吐露最开始那段日子,羡飒一众隔壁的姑获鸟。

不吾并不想要你们羡飒。(很多年后)大天狗酒醒后冷漠想道,身体却很勤恳的抱起几个狗粮,动作轻柔又娴熟。

那天独自留在庭院的晴明见到了找上门的犬神。

于是大天狗回来后庭院多了一个秋田犬狗屋。 犬神: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说起来,犬神是怎么得知雀的失踪是我之过呢。”那个男人漫不经心的打败了他之后全不在乎的随意问了下,连问号都不带的。

“……嗯?一个手持巨大蒲公英的小女孩?我知道了。”那个男人无意识的表情在长发的阴影里看不真切:“我等……着”

犬神,式神契约成立。

我的对象是个连我这个欧皇都抽不出的金边小白毛,但我觉得总有一天他会拎着一堆白蛋在某个地方组团出道,不,是出现。——黑晴明的结论。

评论(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