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7


这是6,之前那章因为我打字的时候把序标成了1。

回头改。

也别问我回头是什么时候。

晴明在做梦。而且还是完全无头无脑的噩梦。

大致剧情是他要为了平安京的稳定把神乐献祭给一团黑色的马赛克。

好一出杀妹证道,而且还是邪教流。 晴明转身就想走。

无奈邪教流杀妹剧场不看完还不让晴明走。

梦境限定滑稽:梦里的旁友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晴明只得站在原地把邪教剧场看下去。眼看着进行到献祭马赛克的部分,哪怕知道眼前不是真实晴明也要控制不住想自己上去怼马赛克的心了,手才刚抬起,画面却终止,烟消云散眼前干净的仿佛之前所见都是幻觉。

晴明: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好气哦。

很近的地方传来轻快悦耳的铃鼓乐声:“痛痛飞走!”伴随着沙拉沙拉的声音,乐声又远去了。

梦境塌陷。

晴明从梦境了睁开眼睛,看到八百比丘尼的大脸,不,是凑近的脸,她的法杖正要轻敲自己的枕头。

场景似曾相识。

八百比丘尼:“哦呀,晴明sama醒了,神乐……” 晴明位她补上后半句:大师兄,神乐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大师兄:好的我知道了,这就起床。

然后火急火燎就准备往院外跑的大师兄被二师兄拉住了:“晴明sama,您这是要去哪里?神乐做噩梦了。”

晴明:我有一句脏话现在就讲可以吗。

于是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兄博雅还有小白一行就去梦境里把神乐从噩梦里带出来。

话说连小孩做噩梦我都得管吗。晴明努力从空白的大脑里扒拉出一点映象:我去还真得管,好像管的次数还不少。

哦,我管就是了。晴明放弃叫神乐起床就好了这一简单粗暴的想法——如果是恶咒入梦强行叫醒好像会不好,具体怎么不好,晴明记不起来,但是有一个面目模糊的谁在他边上耳提面命了许多次:不可强行唤醒恶咒魇住的人。

阴森森的环境里,远远传来了沙拉沙拉的铃鼓声。

“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晴明一行像没头苍蝇在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一个小姑娘的梦境的阴森场景里转来转去,八百比丘尼表示这里就是神乐的梦境至于如何找到神乐……她也没办法。

晴明决定跟着远处的铃鼓声走。残留的本能在不断催促他:“跟上梦境里的歌舞声!”

“请跟我来呀。”蝴蝶精看见阴阳师顺着歌舞声向她走过来开心的原地旋转跳了一支很短的舞:“我会指引你哟,我知道你要找的东西去哪里了。”

“如此就谢谢你了。”晴明对蝴蝶精的态度温和极了,配合的跟在蝴蝶轻盈的不可思议的步子后面。

蝴蝶精往来于各色梦境之中,哪怕是四处流浪的八百比丘尼也未必能比她见多识广。语言是咒,越见多识广越出言慎重。晴明最终没有开口问前面不时拍打铃鼓的小蝴蝶——神乐是否……

已经不能算作“小姑娘”甚至“人”的范畴。

这么淡定,我以前大约也不是什么“正常范畴内的东西”吧。晴明想。

晴明看到了神乐的摇摇晃晃的身影,礼貌作别了神色有些怏怏不欲上前的蝴蝶精开始独自追踪。

他已经拜托了蝴蝶精将八百比丘尼和博雅带出梦境。

晴明不愿八百比丘尼得见太多可能涉及神乐身体和过去秘密的事,也不愿叫可能是神乐故人的源博雅同去,关心则乱,哪怕结界师把自己的怪异用大大咧咧的个性掩盖了去也未能瞒住晴明,也许连八百比丘尼也发觉了源博雅在面对神乐时的不自然。

神乐的异常也好,奇怪的力量和过去也好,都不是失忆的阴阳师在意的,哪怕这个阴阳师在失忆前是平安京扛把子。

……好吧现在也是。

义正辞严教育了一通拿活人精魂喂养蛊虫的巫蛊师——当然不可能只是“教育”了事,晴明并未打算退治妖怪。但何为平息事态?源头上解决。

于是过了一会,晴明带着刚安慰好还紧紧抓着他袖子的神乐和三十多张r卡妖气碎片离开了焕然的蛊巢。

小姑娘尤有些不安:“虽然不记得,但是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不行,绝对不要再回到那里去了”这样的想法呢。晴明,这样没事吗?”

“没事了,神乐。回去好好补个觉,我会守着你的。”晴明好脾气的把整个袖子放到神乐怀里借她抓。

晴明:就算有事,以后也不会让它有。

“感觉睡了很舒服的一觉呢。”神乐醒来后照常同晴明坐在院子里分椿饼和鱼籽寿司。

博雅看着院子里温馨的氛围中途几次手放在弓上又放下,打谁来着?

晴明:谁也别想打,谁也打不着。

晴明开口望向源博雅:“博雅不打算在庭院先住下来吗?”阴阳师说这话时语气真诚极了。说完后也将视线看向源博雅的眼睛。

“……!”他在看我!

“那是当然的!感觉跟着你们就能遇上很多强劲的敌人!”

等等我是不是被人抢先说出了心里所想。耿直的博雅终于发现好像哪里不对。

晴明:打断技能用的真是身心舒畅,我以前大约很能拉仇恨。

神乐:……

神乐:你走啦!晴明身边有我支持!

(八百比丘尼:歪,网易吗,我举报这里有人抢镜。网易:亲儿子,不算。)

我好像越写越偏离大纲了?

评论(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