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阿爸总想搞事情4


小白,一只上得厅堂(会卖萌)下得厨房(只会做鱼籽寿司),而且长着金边框的狐狸式神,在沉睡许久终于上岗干活的现在,终于感受到自家阴阳师是一个多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男子,审美清奇、重氪重肝、画风灵异、爱好压级。

好像也没哪里不好?

日子在貌似很正常的过去,晴明如同其他阴阳师一样追求新式神——你看他一拿到蓝符就往召唤阵丢不是吗。

只是晴明越来越坚信自己是有对象的,金边、白毛、阴阳师……小哭包?没关系,虽然好像把他弄丢了,但晴明蜜汁自信总会找到他的。

这天晴明照常在院子里开大义演讲会,总结讨论世间大义,场面一度宛如邪教传教洗脑现场。晴明在桌上长袖一挥,下面一群由已经长成青年模样的头缚“大义”头带的大天狗和雪女领头的式神便激动地喊晴明sama!

小白限定害怕.jpg.

这些天晴明又蜜汁自信的觉得自己是出去搞事情的时候了,迫不及待带着大天狗、雪女和沉迷垒椒图游戏无法自拔的水獭……是荒川之主就兴冲冲出了庭院扫地图。

然后氪金大佬就在一处突然出现的妖气封印那里被打的怀疑人生。

小怪是三个风味达摩(白蛋),等级?、大怪是一个手持巨大蒲公英的绿裙小姑娘,“咿呀——咿呀——”两下生命D的灵魂太子就没有然后了。

似乎是死一个通一回目,二回目小姑娘换了一身暗红鎏金的小裙子俏生生地冲还沉迷于垒粉贝壳的水獭“咿呀——”了一声——

好嘛,三回目见。

还是熟悉的白蛋,还是熟悉的小姑娘。 这回又换了一身衣裳,蓝色的衣服,还剪了可爱的娃娃头,蒲公英换成了巨大的金色枫叶。

雪女深深地看了晴明一眼:“冻结一切的洪荒之雪!”

白蛋御魂闪现:镜姬。

雪女:老娘有句脏话现在就要讲。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生命镜姬!晴明心下大骇,想点退出却见对面的小姑娘怯生生地看了过来:“咿呀——!”

失去意识前晴明好像看见绣着鹤的袖袍抽上了自己的脸……

晴明觉得他好像看到了他的对象,白毛、好看的红色眼尾、绣着鹤的天蓝色狩衣。他刚想问你去了哪里,就被他对象笑眯眯的捂上了嘴。

长大的小白毛狭长的眼笑起来像狐狸似得狡黠,眼尾的红称着蓝色的眼和白色的发好看的飞起(这配色一点都不直男)。 “慎言。”

好看的飞起的他对象把他带到一座山壁前,石面上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八个狰狞的舌头和团团业火构成谲诡的画面。 这画面绝不属于人间——这分明是地狱入口对生者血肉的渴望和仇恨。

!!!晴明吓了一跳,猛的想转头看那映出影子的怪物却发现动弹不得——他的耳朵被一双修长好看的手盖住,震耳欲聋的嘶吼从身后那如地狱魔王择人而噬的蛇头口中发出,若非耳上附着的手,他大概会聋。

同时那双手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力,令他连稍稍侧过脸都做不到。

吼声渐希,影子也变的模糊不清,像石上墨水被雨水稀释,给人的压迫感也少了不少,晴明终于可以透口气,耳上的手移开了,晴明迫不及待转头看他对象,却看到着鹤的袖袍和惨淡月光似得发往刚才嘶吼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方向哪有什么怪蛇业火,只有一团无形体的黑色瘴气涌动,看着就让人不大舒服,晴明赶忙拔腿追上去想拦住他,腿却沉如灌铅,抬也抬不起,阴阳术更是在他身上了无痕迹一般……只能干看着那背影也如石壁上的怪影一样变淡变稀如水洗墨痕……

意识重归黑暗。

晴明是在庭院醒来的,醒来时头痛欲裂,还有头绑着“大义”字样的大天狗和雪女激动的喊晴明sama醒了!小白……小白被挤到边上了晴明看不到它。

据雪女说三回目对面那个叫萤草的大魔王一出手就吸干了(……)晴明,然后晴明都晕了过去……

晴明: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想我对象。

八个脑袋的蛇,地狱业火——除了被封印的八岐大蛇晴明不做他想,那他的对象其实也不是金边ssr,而是这辈子都抽不到的阴阳师。晴明想到这里很冷静的爬起来,冲到召唤室把攒下来的蓝符全抽了。

来呀,快活呀。
反正也,没有对象。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