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忘

鬼知道我这两周经历了什么

平安京扛把子9


哪怕事情发展稍稍有些偏离预料之中,晴明还是很快从尾巴的温柔乡里清醒过来回到正事上。

原本仿佛已经明晰的线索现在已经断掉了。这次神隐少女,是不是还没有出现过高门大户的姬君……?晴明目光落在妖狐身上,移动到尾巴……然后坚定地移开目光。询问的目光落到博雅身上:“博雅,平安京中最近有失踪或称重病不出的姬君吗?”

得到否定的回答,晴明考虑把范围定在——人贩和不入流食人妖物里。强大的妖怪根本不会顾忌少女身份,出手也不掩饰恨不得人尽皆知。哪会像现在这样隐而不发,直到失踪人数多了才发现。

短暂的沉默中倒是一直保持乖巧jpg.的妖狐主动开口了,语气可以说是谄媚地在向晴明邀功:“阿爸,小生在一家首饰店见到过好几次带着不同少女的奇怪男人!他们每次进了小巷就消失了!”

晴明倒没有问为什么妖狐不阻拦的蠢问题:人贩于散养的式神毫无责任关系、也没谁会贸然去找看不出深浅的妖怪的不快——

除非——晴明脑海里一闪而过红白的色彩,特别爱好和强者对战……

毕竟属于少数呢。

不管是不是,首饰店出现的男人可以说是嫌疑很大了。

——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像变态一样蹲在首饰店角落的理由吗?博雅试图用眼神向晴明表示强烈不满。

晴明: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好汉不吃眼前亏,机智如博雅选择闭嘴。……不是因为晴明的折扇已经抵着后腰一张嘴会笑场!不是!

博雅可是硬汉! 在这里突然笑起来不是更像变态了吗?

他们就这样安静如两朵生长在角落里的香菇,静静地,蹲守可疑男子的出现。 ……然后三年过去了……(当然没有)

……然后快到日头西斜,才看着一个翩翩公子一样举止却衣着落魄的男人,亲切地引着容貌秀丽的少女走进首饰店来。

来人不是妖怪。晴明想,男人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堕落的气息奇怪的气息,神智清明。哪怕来人非人晴明也做好了准备,店面早被清空,店主也被钱财“买”走一天,如今店里都是用纸和叶变的式神。 简直就像拳头打到棉花上了一样。

晴明倒是没生出什么不耐的情绪,身边看似直肠子的博雅也冷静地……蹲在墙角看事态发展。

店里男女低声诉着衷肠,讲些情人间的体己话儿,丝毫没发现角落里蹲着两个安静如鸡的香菇。 直到他们挑了又挑,最后慢腾腾地买下一个简单的头花,如一对再普通不过的热恋中的男女,一起并排走向后面——好像只是贪恋与恋人相处时光而想法延长挑头花这样简单的事,都是在正常不过了。

……如果不是在妖狐的口中,那男人每次来都带着不同的少女,带进后门,就再也不出现的话。

男人对每一个少女都像最温柔的情人,可温柔的情人将她们表情自然骗进黑暗的后巷,就再不会出现,没人会仔细追究和情人私奔的平民少女最后出现在哪里。

晴明突然感觉头一阵的不适,又好像灵光一闪,他扯起安静如鸡的博雅,在阴阳术掩饰下先于男女走进后巷……然后手法娴熟用阴阳术敲晕少女,一手倒提溜着一根粗柴冲男子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博雅:还有这种操作?

“来吧,交代一下。”平安京的扛把子看上去很想往他脆弱的脖子上来那么一下,男人瑟瑟跪伏在地,胆战心惊想到。扛把子阴沉沉地问到:“那些失踪的女孩子,被卖到哪条黑街了?”

晴明:是的,就是有这种操作。

“还好神乐她们没跟来先回去了,”博雅在陪晴明交付委托时终于忍不住吐槽:“人总觉得有事都是妖怪作乱,却从不管府上廉价的奴仆来处和家将武士干不干活——有事连宅院里花开的不好了,都觉得是妖怪作乱。” 哪怕被拐卖的少女最终都被救了出来,也依旧有人觉得“神隐少女”是妖怪所为,完全不看阴阳师辛苦在平安京布的那么多结界。嫉恶如仇如博雅这样的汉子,也只能哭笑不得。

而晴明觉得博雅作为结界师,膝盖一定很疼。

无事一身轻的老父亲带着友人和崽回了庭院,准备度过…… 个鬼。

刚开始樱花妖找上门来时,晴明是拒绝的。

老父亲站在庭院里,接受来自四面八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晴明”的目光。院门口,是满脸幽怨之色的樱花妖。 ……

评论(4)

热度(48)